第268章

盛翰鈺别墅。
至从有了要生孩子的念头,他就变得很“勤劳”,时莜萱受不住。
时莜萱生气,要罚盛翰鈺一星期都不准碰她。
大丈夫可杀不可辱,坚决不同意!
盛翰鈺反抗的方法就是端正态度,赔礼道歉,争取减少惩罚或者换个方式惩罚。
就在这个时候,管家过来敲门:“笃笃笃”。
本来管家不想过来打扰他们。
她乐见其成,甚至还求菩萨保佑让大少奶奶赶紧怀上,早日为大少爷生儿子。
但时雨珂来了,说找大少奶奶有要事商量。
大少奶奶前几天交代过,交代如果时雨珂到这来找她,让不准拦着,立即通传。
所以她才上来通传:“大少奶奶,时大小姐来了,说找您有要事商量。”
“知道了,我马上下去。”
时莜萱准备穿衣服,胳膊被盛翰鈺抓住,不让穿,趁机讲条件:“你答应我换个惩罚方式,否则我就不让你下楼。”
“盛翰鈺,你怎么能这样?”时莜萱简直无语。
这家伙平时看着比谁都正经,却在这种时候趁机提条件,一点大局观都没有,和他平时的形象相差太多了。
“这样吧。”
男人一本正经道:“就罚我给你剥一个月的虾和螃蟹。”
剥虾和螃蟹叫什么惩罚啊?
本来每顿她吃的海鲜都归他剥。
以前就是这样,以后还是这样,根本没有任何变化好吧?
但不答应也不行,时雨珂还在楼下等着呢。
时雨珂有柏雪那个恶婆婆看管,时间也不很自由,只怕她等急了离开,后面还有事情需要她办。
“行行行,就按你说的办。”她无奈答应。
这家伙对别人都像是冰山一样冷冰冰的,在她面前却全然不是这个样子,太粘人了。
答应了就好,不会影响造人大计就行,盛翰鈺主动献殷勤:“我帮你穿衣服。”
说是帮忙,实际上是趁机揩油,有他帮忙更慢。
时雨珂在客厅里坐了二十分钟,说是马上就下来的人才款款下楼:“找我有事吗?”
她慵懒的坐在时雨珂对面,素颜没化妆,脸上却是神采飞扬,皮肤白里透红。
时雨珂看见她的肤色就生气,这死丫头气色是越来越好,还越来越像是贵妇人。
以前她在时家还不是看自己眉眼高低,小心翼翼讨生活?
现在竟然让她抖起来了。
只是这些还不值什么,管家还给时莜萱送上一盏血燕窝:“大少奶奶,您趁热吃,一直放在锅里温着了。”
血燕啊,时雨珂眼红。
在盛家别说血燕,就连普通的白燕窝柏雪都藏着不舍得给她吃,让她吃银耳冰糖羹,还美其名曰:营养价值都是一样的。
果然没有婆婆的日子过的舒服,时雨珂眼红,她也想当家做主,下次再嫁人一定要找家里没有婆婆的才行。
她这次来是要钱的,准备给自己那一亿五千万要回去,然后和盛誉凯打离婚官司。
离婚再和盛家要一笔赡养费,有这些钱和盛誉凯给她买的别墅和珠宝,下半辈子就算不嫁豪门生活质量也不会太差。
到时候自己也每天吃血燕,吃两盏!
时雨珂眼红心热的血燕却被时莜萱嫌弃了,她往外推,还苦着脸哀求管家:“我不想喝,每天都吃这东西,一点都不好吃。”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