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66章

难得她主动一次,盛翰鈺听话的脱掉上衣,时莜萱却变魔术般,手里举着一只精美的小瓷瓶。
得意洋洋炫耀:“独家秘制去过敏药,涂上就见效。”
盛翰鈺刚生出点不一样的想法,瞬间什么心思都没有了。
“趴下!”
于是他在床上趴好,时莜萱打开瓷瓶,用食指挑一点乳白色药膏涂在他后背上,然后一圈圈晕染开。
药膏清清凉凉的,涂上立刻没有火辣辣的感觉,果然很好用。
时莜萱手指微微有点凉,轻柔的抚摸在后背上,后背的灼痛感消失。
她认真仔细的给他后背涂满药膏,然后命令:“翻过来。”
全身涂满药膏,确实好过不少。
“笃笃笃”。
管家在外面道:“大少爷,老七回来了。”
“我马上来。”
盛翰鈺起身穿衣服,刚要走出房间,突然又转回来,在时莜萱额上印上一吻,在她耳边轻语:“你在房间里等我,哪里都不许去。”
盛翰鈺走出房间只觉得神清气爽。
有人心疼,关心的感觉真好。
虽然管家对他像是母亲对儿子一样的关爱,但那种爱和时莜萱给予的不一样。
时莜萱的爱很甜,很暖,像是阳光般照射进他心底的每个角落,驱赶走所有的阴霾。
这种感觉真好,盛翰鈺突然觉得应该和她生个孩子。
就生个女孩吧,生个长的和她一个模样的女孩。
也会像她一样鬼灵精怪,聪明可爱,那样的生活一定很有意思。
不过生孩子好像很辛苦,他又不想让她辛苦。
但他还是好想要个孩子,以前他没想过,后来管家总是念叨着,听的多了,于是也就听进去了。
只是管家说要生男孩,男孩才能继承家业。
当然这也是爷爷活着时候的想法,老爷子活着的时候就总是念叨着要他结婚生孩子,先成家后立业……
当时他不是很在乎,怡心死后他的心也死了,根本没有结婚生孩子的想法。
但突然一切都变得不一样,他现在觉得爷爷说的对,应该有个孩子,他年纪也不小了。
只是他还是希望是个女孩,家里又没有皇位要继承,干嘛非得生男孩?
他边走边胡思乱想,书房到了。
老七在书房里等他。
老七是盛翰鈺心腹,但不常到别墅来。
不过每次他来都有好事,这次来就是烧公寓那个人找到了!
纵火犯当初烧了公寓,被盛誉凯连夜送出国,以为完事大吉,准备好好享受人生。
钱来的容易,花的就不心疼,他到著名的赌城准备玩几把过过瘾,却不想手气不好,很快就给手里的钱挥霍一空,还欠不少高利贷。
欠钱是一定要还的,不还钱就得留下一条胳膊。
这人不想留下胳膊,但也没钱还,于是就管盛誉凯“借”。
说的好听是“借”,实际上就是敲诈!
盛誉凯授人以柄,不敢不给,这人尝到甜头胃口就越来越大,盛誉凯满足不了他的胃口就动了杀心。
结果后来派去的那个人是个笨蛋,不只没有成功还被他反杀。
这人虽然贪心但脑子并不笨,知道盛誉凯不会放过他,于是就主动联系老七,要求做交易。
他知道盛翰鈺的人在满世界找他,本来是满世界躲,现在走投无路就主动跳了出来。
盛翰鈺问:“人现在在哪?”
老七道:“在酒店,有我们的人看管。”
盛翰鈺:“告诉他,他进去最多判三年,别想狮子大开口,谈的时候留意点,别落下什么把柄,防着他再反咬我们一口。”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