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64章

时莜萱快到家的时候,看到简宜宁别墅,心里还一阵阵难过。
这栋别墅本来是简宜宁为纪念姐姐修建的,他没想到的是,在多年后,也会有人看见这栋别墅就想起他来。
“嗤啦——”
司机突然踩了紧急刹车,时莜萱随着惯性,头重重磕在前座上。
“怎么回……”
没等问完,她就知道发生什么事情了。
王颖芝扑在车前盖上,司机气的要死也不能骂人!
他本来开的好好的,马上快到家了车速也不慢,王颖芝却不知道从哪突然蹿出来,张开双臂拦在车前。
这要不是司机开车技术好,她就被撞飞了。
本来刹车及时,王颖芝也没有事,甚至连她衣服边都没沾上,她却硬往车上扑,和碰瓷的没什么区别。
这要是别人,不用问先骂一顿,什么解恨骂什么。
但王颖芝不是别人啊,她是大少爷的妈,虽然不靠谱尽找事那也是妈!
他只能问时莜萱:“大少奶奶,您看怎么办?”
时莜萱还没等说话,王颖芝已经转过来“啪啪”拍窗户玻璃,意思让她给车窗摇下,有话要对她说。
她不想跟这女人说话,根本说不清楚。
但今天被她“碰上”想全身而退也是不能的了。
于是车窗摇下,时莜萱面冷音也冷,完全一副公事公办的语气:“盛大夫人,有事?”
“对啊对啊,有事……”
王颖芝见时莜萱摇下车窗就开始欣喜,但接了半句话发觉话茬不对啊,于是纠正:“你叫错了,你应该管我叫妈,盛大夫人那是外人才叫的,一家人不这么称呼。”
时莜萱强调:“那天新闻发布会我也在,签过字的协议我也看见了,所以这称呼没错盛夫人,你找我有事赶紧说,没事让开。”
王颖芝好不容易才逮到和时莜萱接触的机会,自然不会轻易放弃。
她怕车突然开走了,两只手死死抓住车门不松开:“有事有事,儿媳妇妈知道你还在因为上次的事情生气,上次是我不对,我不应该给你赶走……我现在知道后悔了,我给你道歉,对不起!”
现在知道道歉了?
晚了。
时莜萱不需要她道歉,而且上次离开也是她故意的,跟王颖芝根本没关系。
“那次事情你不用放在心上,我也没怪你。”时莜萱说的是实话,但她意思是撇清俩人关系好吧。
却没想到王颖芝打蛇随棍上,不只没有退后的自觉,还更加得寸进尺:“对对对,你说的对,我们都是一家人,一家人不说两家话,你这么做是对的,是个深明大义的儿媳妇,妈很欣慰……”
时莜萱无语。
她刚才明明说的很清楚,她跟王颖芝不是一家人,盛翰鈺跟她也已经断绝关系了,但只是一句撇清关系的话,却又被她缠上了。
这人的脸皮真厚,跟她讲道理是不能了。
时莜萱对司机吩咐:“开车。”
“是,大少奶奶。”
车缓缓开动,王颖芝仍然抓着车门不松手,跟着车边跑边喊:“儿媳妇停车,你赶紧让他停车,我这么大岁数了,要,要是在你车……出个三长两短,你没法跟我儿子交代……”
王颖芝一辈子拎不清,做别的事情都稀里糊涂的,唯独在怎么讹人这件事情上门清!
“停车。”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