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60章

盛誉凯已经绷不住,快要开口赶人了。
时莜萱却突然话锋一转:“还钱还是我明天开新闻发布会说明,你们选一个。”
这根本就不用选,都没用柏雪开口,时雨珂急忙转到时莜萱账上一亿五千万!
这笔钱本来就是时莜萱给的,不对,是时雨珂赚的,现在得拱手全部送回去,她心里说不出来的憋屈。
时雨珂吃了一个巨大的哑巴亏不算,时莜萱还不依不饶,振振有词:“你得给我写个凭证,证明这笔钱本来就是我的,否则我刚走你转头去警察局告我讹诈你,我还有理说不清了呢……”
盛家几口人现在还没有意识到,这个“证据”会成为以后震慑他们的手段,现在他们只是想赶紧打发走这个“瘟神”,越快越好。
柏雪一开始准备巴结时莜萱的想法,现在也没有了,本来柏雪算计的好好的,利用时雨珂攀上时莜萱,拉上关系一起做生意。
结果连目的还没说出来,就被人看出来了。
看出来还不算,还被时莜萱拿出来作为攻击盛家的把柄,承认吧,就等于落人口实。
不承认吧,前期做的一切准备和努力就都白费了。
憋屈的人不只时雨珂,柏雪也感觉同样憋屈,但她给所有的过错都算到时雨珂头上,就等“瘟神”走了找她算账。
“写啊,你还等什么呢?”她狠狠推时雨珂一把。
“哦,写,我马上写。”
时雨珂察觉出不对劲,并不想写什么凭证,但在婆婆的催促下,只好按时莜萱的要求写出来。
时莜萱收好,对保镖一挥手:“我们走。”
胜利凯旋。
时莜萱离开后,柏雪立刻赶时雨珂滚蛋。
时雨珂知道自己理亏,和婆婆求饶根本没有用,于是哀求的目光投向丈夫,期望盛誉凯能帮她说两句好话。
这次盛誉凯也没有站在妻子一边,而是阴沉着脸:“你到底有没有一句真话?”
“滚吧,我们家庙小,容不下你这尊大佛。”
“死皮不要脸的东西,偷钱给自己装脸,真是活久见,盛家不是收容所,不是什么东西都配进我们家门……”
柏雪积攒了多天的怨气,在这一刻向潮水一般涌向时雨珂,给她骂的狗血淋头也没消气,最后亲自给她送回时家。
时禹城去公司没在家,江雅丹在。
柏雪到时家还想继续耍威风,结果换地盘了没好使,江雅丹和回过味的时雨珂一起怼柏雪,给她从时家赶出去!
“时雨珂,我儿子一定会跟你离婚,你这个不能下蛋的母鸡永远都没人要。”柏雪吃亏后,祭出恶毒的诅咒。
时雨珂反击:“老妖婆你做梦,我的婚姻离不离你说的不算,我永远都不会里离婚,耗死你,让你盛家断子绝孙,这一切都是你欠我的……”
柏雪被赶走后,时雨珂一头扑到江雅丹怀里哭的很伤心:“呜呜呜……妈妈我怎么办呀?现在钱没了我的家也没了,都怪时莜萱,都是她的错!”
……
盛翰鈺别墅。
盛翰鈺一直站在窗边往外看,已经三个小时了,怎么还不回来?
时莜萱离开三小时,但从家到盛家大宅只路上来回就要耽误两小时,这点他不管,满脑子想的都是小女人离开自己三个小时了,想她!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