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59章

柏雪连假装的关心都懒得伪装,直接对时雨珂道:“正好时董事长也在这,你说说礼金是怎么回事吧。”
“妈,这件事我刚才就想跟您解释,其实很简单,这笔钱是我妈给我的嫁妆。”
“嫁妆?”
谁家嫁女儿都会给嫁妆放在明面上,大大方方摆出来让亲家看,哪里有偷偷摸摸送嫁妆,还撒谎是“礼金”的道理。
柏雪皮笑肉不笑:“你一会儿说是礼金,一会儿又是嫁妆,到底哪句是真哪句是假啊?”
“嫁妆是真的。”
时雨珂为了不给这笔钱来历爆出来也是拼了,给心一横,当着柏雪的面就说她坏话:“您对我一点都不好,我妈怕我嫁进来受委屈,就悄悄给我嫁妆让我说成是妹妹给我的礼金。”
盛誉凯脸色和缓不少,如果是岳母给她的嫁妆也说的过去。
只要时雨珂不是“内鬼”就行。
时莜萱站在一边,冷眼观看她的表演,心想反应是够快的,但她不会让时雨珂这么容易就糊弄过去。
利用完自己,打着自己的名头捞完好处,一点代价都不用付,哪里有这样的好事。
她故做不解:“妈原来这么有钱呐?一亿五千万说拿出来就拿出来……看来她外面的赌债是都还上了。”
轻飘飘一句话,给时雨珂吓的差点再次晕倒。
却给柏雪提了醒,江雅丹好赌,在外面债台高筑早就不是什么新闻。
当初她反对儿子娶时雨珂,很大一部分原因也跟这点有关。
“你妈那么多赌债在外面,不给聘礼拿去还债就不错了,还能有钱给你做嫁妆?时雨珂你最好老实交代这笔钱到底是从哪来的,否则……后果你要考虑到。”这次发难的人是盛誉凯。
“我,我……”
时雨珂只差一点就给实话说出来。
在这关键时刻,时莜萱突然一拍脑门:“哎呀,瞧我这记性。”
她问柏雪:“伯母,你确定是一亿五千万,不多不少?”
柏雪不知道她什么意思,点头道:“没错,就是这个数,不多不少。”
“这笔钱是我的,是我放到爸爸那的私房钱,你是从爸爸那里拿的吧?”
时雨珂没想到时莜萱会突然给她解围,只要一亿五千万有来处就行,这时候她也管不了许多,急忙点头:“对,是妈给我偷出来的,这件事爸爸还不知道。”
时莜萱愤愤不平:“太过分了,你们太过分了,我说这个数这样耳熟呢,原来真是我的钱,你居然偷我的钱给你装门面?时雨珂,你这是盗窃!”
她不只骂时雨珂一个人,还给盛家三口人都带上,用手指着他们:“你,你们一家人都是贼,刚才演苦肉计给我看呢吧?实际上合起伙给我私房钱占为己有……有一次就有第二次,这次我要是不追究,下次是不是就该算计我天马集团了呀……”
时莜萱嘴皮子很利索,一通指责连停顿都没有。
柏雪和时雨珂都算能言善辩的人,在她面前却连招架的余地都没有,一个字都插不进去!
盛家是江州首富,被指认集体做贼,“贪污”她区区一个多亿,几口人的脸色全都变了。
现在不是多少钱的问题,而是进化到原则问题,名声问题。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