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54章

“然后你说的算,你想怎么样都行,都听你的。”盛翰鈺言简意赅。
没有甜言蜜语,没有海誓山盟,只是一句“都听你的”就足够了。
盛翰鈺说话一贯算数,这在俩人的接触中,很深刻的给这点体现出来了。
时莜萱伸出小手指头,要跟他拉钩:“说话算数,不算数是小狗。”
“行。”他也伸出手和她拉拉小指头。
“拉钩上吊,一百年不许变!”
……
当天夜里。
“盛翰鈺,你说话不算数。”女人抱着被子躲在床角,大眼睛里泪光闪烁,眼珠就含在眼眶中,随时都能滚下来。
委屈的小样子,让他心疼的不得了。
男人道:“算数,我什么都听你的。”
“不对……”
女人能言善辩在平时管用,现在这种时刻却用不上。
有些事他做的出来,她却说不出口。
“你欺负我。”千言万语只化成一句话。
时莜萱现在的样子弱小可怜又无助。
男人柔声辩解:“我说白天都听你的,现在你听我的……”
早不说?
时莜萱以为以前相安无事,就能一直相安无事。
现在看她还是太天真,这男人就像只猎豹,以前不动只是时机为成熟。
时机一旦成熟,就会给猎物吃的骨头渣子都不剩。
时莜萱眼泪扑簌簌往下掉,开始是大颗的泪珠滚落,但很快就像是断了线的珠子,越流越多。
“怎么了?我弄疼你了,对不起。”
他笨拙的伸手给她擦脸上的泪珠,但根本没用,越擦越多。
他要给她检查,她死死抓着被单不松手,不让看。
盛翰鈺没办法,急的脑门上泌出一层细细的汗:“要不去医院吧?我打120.”
“不去,不许打120.”
神经病啊,因为这种事情打120?
以后会没脸出去见人的,她急忙扑过去握住他已经拿起话筒的手,给电话放回去。
自己的身体她心里有数,哭不是受伤,是害怕!
就这样扑过去距离太近了,姿势不太对,盛翰鈺还沉浸在担心中没感觉到,时莜萱察觉到了,马上触电般弹开,让俩人保持一定距离。
动作太迅速,用来掩饰风光的被子就脱落了……
白皙皮肤上印满青紫的痕迹,盛翰鈺既心疼又心急:“还是去医院看看吧,我真……”他现在后悔的不得了,刚才只顾自己痛快却没想到能让小女人受伤。
他执意要带时莜萱去医院检查,认为她受伤了,时莜萱怎么解释都不行,最后只能红着脸让他看过,才放心。
盛翰鈺也没什么经验,这么美好的夜晚居然闹出这样的乌龙。
他有点不好意思,不怪自己见识少,反而怪时莜萱:“没受伤你哭什么?”
“盛翰鈺,我害怕!”
时莜萱突然一口咬在他胳膊上,很痛。
不过他眉头都没皱一下,任由她在自己胳膊上咬出两排牙印。
“盛翰鈺,这是印章,从此后你就是我的了。”时莜萱扑进他怀里,湿漉漉的小脸蹭的他胸口满是泪水。
……
“大少爷,大少奶奶,您们回来了?”管家惊喜的迎上去。
她高兴的是不只俩人回来了,而且变化很大,大少爷一贯的冰山脸上现在满面春风,这是从来都没有过的事情。
就连以前大少爷和简怡心交往的时候也没有。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