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48章

这里的关系还真有点复杂,老板娘确实是盛翰鈺小姨,是王颖芝的亲妹妹。
但姐妹俩性格迥异,完全不同。
当年盛翰鈺祖母相中的是小姨,看中她温婉的性格和处事不惊的做事风格,本来盛江和她见面后俩人也相处的不错。
但后来也不知道怎么,盛江却突然提出要娶王颖芝。
王颖芝没结婚的时候,性格暴露的也不是很明显,既然自己儿子喜欢,老太太也没有不答应的道理。
小姨一直没结婚,后来就到江南来了。
本来盛翰鈺对这个小姨也没什么印象,以前见过几面有限,王颖芝还像防贼似的防着她,根本不让老公和儿子跟她接触。
但在发生那件事情后,在他最痛苦,痛苦的几乎要发疯的时候,突然接到一条短信。
短信是小姨发来的,给他出主意,让他尽快的振作起来,甚至装瞎子隐藏实力,这里都有小姨的功劳。
从那以后俩人联系上,每当有不方便和别人说的话,盛翰鈺都会说给小姨听,小姨是不同于爷爷,却和爷爷同样重要的长辈。
亦母亦友。
只是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,俩人之间的联系他从来没有和别人说过。
这里的菜很好吃,蟹黄包也堪称一绝,从来没有喝过酒的时莜萱酒量却惊人的好,半坛子低度数酒下去也只是小脸红扑扑的。
酒至微醺是最好的状态。
时莜萱开始话多:“盛翰鈺,你知道我为什么一顿饭能吃这么多吗?”
“为什么?”
这也是一直盘旋在他心里的问题。
时家虽然不是豪门,但生活水平也不差,不至于让孩子饿到。
当然这都什么年代了,就算是穷人,在国内也应该没有吃不饱饭的。
时莜萱每次吃饭却都是风卷残云,吃的很快,并且饭碗里从来不会剩下饭粒,就像爷爷讲在挨饿年代的人吃饭方式一样。
时莜萱挑挑眉:“我小时候太聪明,学什么东西都是一学就会,时雨珂就嫉妒我,总在爸爸和江雅丹面前告黑状,污蔑我偷她东西。”
“爸爸会调查,发现时雨珂说谎就狠狠的批评她,但江雅丹从来不问不调查,只要我姐告状太她就打我。”
“我也会告状啊,每次我挨打等爸爸回来就哭唧唧去告状,然后爸爸就和江雅丹吵架……在后来江雅丹就不打我了,改饿我饭。”
时莜萱神色开始变得痛苦:“挨饿的滋味真不好受,特别难受的,就好像有一百只猫爪子在挠你的心肝……再后来我就不告状了。”
“虽然我不再告状,但她们却找到一条对付我的捷径,只要是不顺心就饿我一顿,或者两顿。”
“再再后来我养成这毛病,爸爸在家时,吃饭的时候吃的又快又多,这样就算他不在家我也不怕没饭吃,吃一顿能顶三顿……”
讲的人似乎在说别人的故事,盛翰鈺心里却很不是滋味。
他没想到乐观,天真的时莜萱,小时候居然受到这么多不公平待遇。
饭后时莜萱不出意外的又吃撑了,加上刚才睡了一觉,现在精神的很,急需出去溜达。
小姨叫来船,俩人坐在船上,时莜萱欣赏沿途风景,盛翰鈺看着她。
……
时雨珂订婚宴很成功。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