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47章

时莜萱在房间里补眠,盛翰鈺在院子里和老板娘聊天。
院子里有处凉亭,亭子盖的很有意思,没有顶只有支架,支架上爬了几只葡萄藤和葫芦。
现在还没到季节,葡萄没成熟还是青绿色,一串串挂在藤上。
葫芦没结果,白色的花羞羞答答从绿叶中冒出头,不太显眼。
亭下一张圆桌,桌边几只圆凳。
盛翰鈺和老板娘坐在圆凳上,俩人面前放着一只竹篾编的圆形小筐,筐里有一些新鲜的四季豆和刚从园子里摘下来的蔬菜。
老板娘动作很利索的摘掉四季豆两边的筋,看他一眼,漫不经心道:“我看你对萱萱是上心了,这样挺好的,你总不能永远活在过去。”
盛翰鈺也在帮忙,手上的动作突然一顿。
但很快就恢复如常,道:“您别乱猜,没有的事。”
“好,你说没有就没有吧。”
老板娘并不与他争论:“不过我要奉劝你一句,女人心都很细腻,你要是想和人家生活在一起就要认真对她,不能三心二意。”
盛翰鈺道:“我没有勾三搭四,您放心,我不是那样的人。”
老板娘笑了,笑容里有淡淡的伤悲:“你是什么样的人我还能不知道吗?你和你爸爸虽然别的不像,但这点很像……”
意识到跑题,她又给话题拉回来:“我说的不是行动,是这。”说着指指心脏的位置。
盛翰鈺沉默。
……
时莜萱睡醒了,不对,是被饭菜的香味勾引醒的。
“好香啊!”
她走出房间,正好老板娘往亭子里的圆桌上端饭菜,见她出来笑道:“正好,我还打算让翰鈺去叫你,你就醒了。”
盛翰鈺接话:“她对吃的特别敏感,不用叫,闻着味就出来了!”
“就是……”
时莜萱本来没觉得这句话有问题,不过见俩人笑的不怀好意,立刻反应过来:“好啊,你变着法骂人!”
她追过去,举起拳头要打。
盛翰鈺绕着桌子跑,她就绕着桌子追,俩人有点打情骂俏的意思,老板娘笑眯眯的站在一旁看着俩人。
盛翰鈺还是没“跑过”她,被她追上,举起拳头砸几下。
挨打的并没感觉有多痛,打人的却出气了。
出了气,俩人坐在饭桌旁,桌上没有山珍海味,只是普通的四菜一汤:腊肉四季豆,清蒸狮子头,猪八样,糖醋鱼还有一道西湖牛肉羹。
盛翰鈺没告诉老板娘,时莜萱喜欢吃海鲜,他不想让小姨认为他对时莜萱特别重视。
老板娘最后端上一道蟹黄包,还送上一坛女儿红,然后离开了。
时莜萱好奇,悄声问:“哎,你为什么叫她小姨啊?”
“废话,我小姨不叫小姨叫什么?”盛翰鈺嫌弃的看她一眼。
“啥?你小姨?亲的啊?”时莜萱惊讶的嘴巴张开,都忘了合拢。
但在得到盛翰鈺的肯定后,她就更震惊了。
“怎么可能?你一定在糊弄我,你妈那个样子……”开个头,她意识到这么说话不是很礼貌。
虽然王颖芝确实不咋地,但在人家儿子面前这样说也很不合适。
她灵机一动:“气质不像。”
王颖芝就像是包在金玉里的败絮,这的老板娘却有种空谷幽兰般的优雅。
“以后我再和你说,这里面事情有点复杂。”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