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46章

盛翰鈺微笑着打招呼:“小姨,几年不见你还是那么年轻,一点都没变。”
“看!”
老板娘伸手指指鬓边:“有白头发了呢。”
盛翰鈺像个找玩具的大孩子:“哪里有,在哪呢?我怎么看不见。”
“哈哈哈哈哈……”
老板娘笑的爽朗又慈祥。
“快进来吧,房间都给你们安排好了,我俩站在门口说话,都疏远了你女朋友……”
盛翰鈺纠正:“小姨,她是我太太,不是女朋友。”
“口误,口误,我这是老糊涂了……”
老板娘给俩人带到房间,让俩人先休息会儿,等会开饭过来叫他们,然后就出去了。
房间里很整洁,处处都带着江南特有的情调,家具全是中式……但只有一张床!
俩人有点尴尬,虽然在家里也是睡一个卧室一张床,但家里的床足够大啊!
每天晚上时莜萱都给仔仔放中间,但是出来的时候并没有带仔仔,而且中式的老式床并不是很宽大。
虽然能睡下俩人,距离却太近了点。
盛翰鈺对她道:“你要是累就睡会儿,我出去和小姨说话。”说完出去了,给房间都让给她自己。
时莜萱确实困倦,倒在床上就睡着了。
……
江州,王子酒店。
“阿凯,都这个点了,天马董事长怎么还不来?”柏雪给儿子拉到一旁,狐疑道:“不是你媳妇糊弄我们吧?天马董事长是她妹妹吗?要是吹牛怎么办?”
柏雪开始后悔,后悔没有详细调查天马董事长和时雨珂的关系,就贸然答应给她风风光光娶进门,还搭上那么多的聘礼。
“妈,我要跟你说了您可别急,更别在这种时候去找雨珂麻烦,您答应我就告诉你。”盛誉凯给母亲打预防针,结果柏雪立刻就要去找时雨珂算账。
“好啊,她果然是骗我的是不是?不行,今天我要不让她给聘礼吐出来,这个婚就不结了……”
盛誉凯急忙拦住:“您等我给话说完行不行?”
母亲以前不是这样的,好像到更年期了,变得沉不住气不说,还越发不可理喻。
“你说。”柏雪气哼哼停住脚步。
“您看这个。”
盛誉凯拿出电话,点开一些截图给她看。
截图上是“时莜萱”和时雨珂的对话,还有转账金额记录。
“对话”大意说“时莜萱”流产了,所以不能来参加她婚礼。
不过人虽然不能来,礼金不能少……
江州市有风俗,流产或者怀孕的女人是不能参加婚礼的,参加婚礼会“冲”到新娘,很不吉利。
看见原因,后面那些客套话柏雪就不看了,她眼睛死死盯着转账过来的礼金上面。
好多零。
用眼睛数了好几遍才数清楚——一亿五千万!
别的都不用看了,只是这金额就能说明一切,说明她们姐妹俩感情是挺好的,要是感情不好怎么能送这么多礼金?
“我去招呼客人,你去看看你媳妇画好妆没有?画完就下来一起招呼客人,也让那些人看看,你给江州第一美女都娶回家来了,让他们羡慕去。”
柏雪变脸速度很快,盛誉凯到休息室给母亲说的话学给时雨珂听,她暗暗松口气。
多亏自己有准备,要不今天还真不好过关。
……
江南小镇。
微风徐徐。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