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39章

明明是用信息换了一亿五千万,钱到手又说是看在姐妹的面子上帮她,时雨珂脸皮的厚度又一次刷新时莜萱认知。
看够了她的表演,时莜萱道:“直说吧你来的目的是什么?别跟我说那么多有的没的。”
其实就算时雨珂不说,她大概也猜到了。
终于说到正题,时雨珂看一眼大厅里管家和保镖,还有佣人。
人多嘴杂不方便说,于是道:“妹妹,你让他们都避避行吗?”
其实平时来客人,保镖并不在客厅里守着,只是管家对时雨珂没好印象,防着她特意让人都留下的。
管家带头给人都撤下去了。
时莜萱:“现在你可以说了。”
时雨珂从兜里拿出一张银行卡递过来:“妹妹,这是咱妈让我给你的,是你亲生父母当年留下的赔偿款,这么多年她一直帮你保存着,现在还给你……”
说的好听,“一直保存”着?
只怕是早就进了赌桌,现在怕事情败露找后账又“还”回来,还不知道从哪里挪用的呢。
“哦?她为什么不自己送回来,让你送?”时莜萱没接那张卡。
里面有多少钱她并不在乎,她在乎的是江雅丹为了昧下这笔钱,当年能对那么小的她下手,逼的她不得不装傻才能活下去!
时雨珂见她不接,于是硬往她怀里塞。
然后从茶几上的纸抽盒里,抽出几张纸巾擦眼角不存在的泪:“咱妈不敢来见你,她怕你误会刀疤脸做下的事情你误会成是她指使的……跟咱妈没关系,妹妹,绑架你是刀疤脸自己的主意,真的跟咱妈一点关系都没有……”
时莜萱猜对了,时雨珂这次来就是给江雅丹求情的。
她确实真心实意,拼命替江雅丹开脱。
开始说全是刀疤脸的错,后来又说爸爸刚出院,受不了刺激。
如果母亲进监狱,父亲一定受不了,到时候出什么事就全是时莜萱的错。
她早料到时雨珂会这样说,但也没辩驳,只对她道:“让江雅丹回来吧,这次我放过她,让她以后离我远远的,再有一次我就不会这么好说话了。”
时莜萱让管家送客,转身上楼。
不是她愿意放过江雅丹,而是刀疤脸到警察局给所有事情都揽在自己身上,江雅丹这才逃过一劫!
就算刀疤脸不指认,想给江雅丹送进监狱的方式也不只一种,但时雨珂有句话说的她认同“如果母亲进监狱,父亲一定受不了”。
江雅丹虽然对时禹城不忠,但俩人感情还是挺好的,要是江雅丹进了监狱,只怕时禹城真会如时雨珂所说受到强烈刺激。
时莜萱像是吞了只苍蝇般恶心,但还不得不暂时放过那个女人。
……
盛家大宅。
柏雪在客厅里给儿子打电话:“你在哪呢?给我说实话!”
盛誉凯告诉她出差了,但下午有人看见他和时雨珂俩人亲密的逛商场买奢侈品。
她肺差点被气炸了。
盛誉凯至从娶了时雨珂后,就越来越不听她的话,现在居然还撒谎骗她!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