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37章

她推了,没成功。
男人贪婪又霸道的吻下去,连喘息的机会都不给她留。
时莜萱挣不开又躲不掉,只能用眼睛瞪他,使劲瞪!
太过分了,一到简宜宁面前就这样做,以后还要不要见面了,朋友还要不要做了?
盛翰鈺不管这些,他只知道简宜宁现在是对手,是情敌,是觊觎他女人的人,就一定要让他死心,要让简宜宁对自己女人彻底断了其他念头。
他现在还没意识到,时莜萱在心里已经占据了很重要的地位。
一个缠绵悱恻的吻。
开始她还挣扎,后来大脑缺氧放出的指令也不再清晰。
她挣脱的不再猛烈,甚至还用胳膊主动勾住对方脖子……
良久。
盛翰鈺见时莜萱小脸都憋的通红这才松开她,让她换气自由呼吸。
她小脸红扑扑的,意识清明后一把给盛翰鈺推开,然后惊慌失措的跑了!
时莜萱自己都没有注意到,她跑的方向是盛翰鈺别墅。
她心如小鹿乱撞,脑袋里乱七八糟,现在只想离开人远远的,不管是谁,都不想看见。
“大少奶奶,您怎么了?”管家见她脸色绯红,神色慌张跑回来,而大少爷并没有跟在后面,好奇问道。
她没理,“蹬蹬蹬”跑上楼——“咣!”给卧室门重重关上。
管家刚才说什么,时莜萱完全没听见,脑子嗡嗡的,心更是——“怦!”
“怦!”
“怦!”
跳的厉害。
透过玻璃窗,她见到盛翰鈺回来了,急忙拉开衣柜门躲进去!
时莜萱好像忘了个人,但她现在心太乱了没想起来。
盛翰鈺回来了,管家惊愕的张开嘴都忘了合上。
他在笑!
嘴角上扬,甚至还哼着小调,心情愉悦的很。
大少爷上次笑是在什么时候?
管家想起来,上次是大少奶奶刚嫁过来的时候,有两次他也是嘴角含笑,心情愉悦。
后来大少奶奶失踪就再没见他笑过,一直到今天才算又见到他笑。
“她人呢?”
管家忙道:“在楼上。”
他到卧室握住门把手轻轻一推——门开了,但是没有人。
她记的关门却忘记了上锁,躲进了衣柜但依然被盛翰鈺找出来!
拉开衣柜门,小女人抱着狗熊公仔缩成一团躲在里面,像极了给头埋进沙子里的鸵鸟。
在外面是传说,现在的模样却弱小,可怜又无助。
“那个……”
盛翰鈺想道歉,想说“对不起”。
不过那三个字在喉咙中翻滚几次,话到嘴边却变了词:“出来。”
“就不!”
女人拒绝的十分爽快,然后闷声闷气道:“你出去,我不想看见你。”
脚步声远去,他还真就出去了。
时莜萱急忙从衣柜中出来,“咣”重重关上门,上锁,又用尽力气给桌子拖过来顶住门,这才放心的重新钻进衣柜里。
心情渐渐平复,脑子却总是盘旋着盛翰鈺强吻自己的画面。
按理被冒犯,她是应该生气,然后报复才对呀,只是为什么心跳的会这样厉害?
回想刚才的滋味,甚至觉得还不错……
“哎呀!坏了!”
时莜萱惊叫出声,终于想起来刚才给简宜宁晾在一边,俩人像是打情骂俏一样的互动,最后还忘我的吻在一起。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