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30章

“吃饭,再不吃又凉了。”
盛翰鈺心里有个主意,准备等她吃过饭再说。
时莜萱刚才说了一大堆,心里的怨气发泄的差不多,也就感觉到饿了。
很快饭菜被她扫荡一空,人吃饱就容易困,她下逐客令:“时间不早,你走吧,我准备睡觉了。”
说完时莜萱到浴室洗漱,洗澡出来,她发现盛翰鈺居然没走,而是靠在床头看书。
“你怎么还不走?”她穿浴袍出来的,于是给领口往里合拢下。
盛翰鈺放下书:“我说过有话要给你说,忘记了?”她想起来是说过这样的话,还真忘记了。
“你说吧,说完出去。”
她打个哈欠,然后懒懒的倚沙发里,昏昏欲是。
盛翰鈺道:“我俩试着谈恋爱,交往期三个月,三个月后你要是还想离婚,我同意。”
“什么?你再说一遍。”
时莜萱瞪圆眼睛,瞬间清醒,睡意被他这一句话全都赶跑了。
她说离婚是因为俩人不是因为爱情走到一起的,所以这样的婚姻就不应该作数。
而且当初老爷子给的聘礼,时禹城早已经还给盛翰鈺,现在离婚还给俩人自由在理论上说的通。
但盛翰鈺突然提出谈恋爱是什么意思?
她没弄懂。
盛翰鈺又说一遍:“期限三个月,三个月后你要还是想离婚,我同意。”
“行。”时莜萱也同意。
三个月就三个月,她没谈过恋爱,应该能好玩。
“这段时间,我们要像恋人一样吃住都在一起,如果不在一起的时候,双方有权要求对方不能对自己失联,要随时都能找到对方,知道对方在干什么,和谁在一起。”盛翰鈺又提出具体规则。
刚才时莜萱说的对,他在婚姻内还想着简怡心,对她也不公平!
“可以,没问题。”
时莜萱想法很简单,反正她现在被盛翰鈺软禁着,这规则制约的不是她自己还有盛翰鈺,相对还能自由些。
见她答应,盛翰鈺到浴室洗澡……
“喂,你自己没有房间吗?为什么要在我房间洗澡?”时莜萱拦在他面前抗议,不让他用浴室。
浴袍的带子有些松垮,俩人的距离又有些太近了,盛翰鈺不好意思往里面看,于是给头扭向一旁:“你浴袍带子松了。”
时莜萱低头一看,可不是,真松了,带子松松垮垮浴袍里面的风光一览无余。
她立刻羞红了脸,裹紧浴袍然后一记耳光“啪!”扇在盛翰鈺脸上:“流氓,你往哪看呢?”
盛翰鈺双眼冒火,回头怒瞪她:“时莜萱你讲理不讲?你离我这么近能看不见吗?我又不瞎。”
她马上想到他“瞎”的时候,也是在这个房间,自己身上的浴巾掉落……
时莜萱的脸更红了,红的像是煮熟的螃蟹!
张牙舞爪又无计可施。
“让开。”
男人拨开她,直接进浴室了,很快里面就响起“哗哗”的水声。
气得她对空气一通拳打脚踢,心里火气才终于消了点。
“喂,给我内衣拿来。”盛翰鈺吩咐。
时莜萱不动:“凭啥?”
“就凭我们的协议是这么规定的,你要是违规也行,那就别想离婚了。”盛翰鈺不紧不慢道。
她想起来有一条是:吃住在一起,这才发觉上当。
本来她理解的“吃住在一起”就是在同一栋别墅的意思,没想过是同一个房间啊。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