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29章

“为什么不吃饭?”
居高临下的语气。
时莜萱才不吃他这套,从鼻子里“哼!”一声,然后头扭向窗外,不搭理他。
管家送来热乎饭菜,给原先早已冷掉的端走,盛翰鈺亲手给她摆上碗筷,招呼道:“过来吃饭。”
听是听见了,但是人没动地方。
盛翰鈺站在桌边,不急不恼:“我数三个数,如果你不喜欢自己过来我也可以过去抱你。”
抱?
时莜萱马上想到昨天的强吻,自己要不过去,是不是就等于默许?
她想站起来,动一下就发现腿麻了没站起来,还差点跌倒。
盛翰鈺好心扶了她一把,真就只是扶一下没别的意思。
但时莜萱误会了,她紧张的往后退,退太猛一下撞到墙上痛的呲牙咧嘴。
“你就这么讨厌我?”盛翰鈺皱起眉头。
时莜萱以前也是不想和他接触,以前他还可以理解成隐瞒身份怕他知道,那现在身份已经暴露了,还对他这样防备和疏远,是不是很讨厌他。
她肩膀被撞的很痛,加上还在为被强吻的事情生气,盛翰鈺这样问了,也就顺着他话头道:“对,我就是讨厌你,特别讨厌。”
她揉着肩膀,揉了几下感觉好了点,腿也不麻了,准备吃饭一抬头正好对上盛翰鈺鹰隼般的眸子。
吓她一跳:“别用这眼神看我,再看给你眼珠子挖出来。”她纯粹虚张声势,用表面的强势掩盖内心的不安。
“你喜欢简宜宁?”盛翰鈺没理会时莜萱的威胁,问出昨天晚上折磨他一晚上的话。
简宜宁和时莜萱认识时间长,俩人又是合作伙伴,简宜宁喜欢时莜萱,他是知道的,如果时莜萱也喜欢简宜宁,他要不要成全俩人?
两情相悦应该成全。
简宜宁说的对,没有爱情的婚姻是不道德的。
但不知道为什么,他的心会痛!
“喜欢。”时莜萱承认了。
只是她说的“喜欢”和盛翰鈺理解的“喜欢”不是一回事。
时莜萱虽然智商爆表,但情商确实不咋地。
她所有的聪明才智都用在研究股票,怎么赚钱上面去了,对男女的感情完全不懂。
她理解“喜欢”就是不讨厌,和想和“喜欢”的人恋爱,甚至在一起生活一辈子,一点关系都没有。
提到简宜宁,时莜萱开启话唠模式,滔滔不绝数着他各种优点。
他从来不会强迫我做我不喜欢的事情,每天都是笑呵呵的,带我吃好吃的,给我讲笑话,陪我聊天,不像你总是板着一张冰山脸……”
夸完简宜宁就开始数落盛翰鈺各种“罪状”:冷漠,霸道,专权,说一不二,大男子主义……
“够了。”
盛翰鈺不喜欢听。
没人会喜欢妻子当着自己面夸别的男人,数落自己,他也不例外。
时莜萱说的正起劲,突然被打断有些不高兴,不过她很快就发现另一件能够让自己更高兴的事!
“不喜欢听?”
她扑闪着大眼睛,振振有词:“我就是夸简宜宁几句你就不喜欢听呀?那你给我撇下,满世界去找简怡心怎么说?”
盛翰鈺道:“你这算是吃醋吗?”
“不是,我才没有。”时莜萱否认。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