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28章

盛翰鈺放开时莜萱,一声不吭上楼。
云哲浩和盛泽融面面相觑,一时俩人都不知道说什么好。
本来是来八卦的,结果却弄个不欢而散?
俩人走也不是,留也不是,有些尴尬。
“盛翰鈺,我要跟你离婚!”时莜萱气急,跺着脚对楼上喊,只是喊不算,还追上去。
她终于后知后觉反应过来被冒犯,只是盛翰鈺为了气简宜宁,宣誓主权的一种手段。
凭什么?
她时莜萱不是物件,不属于某个人,只属于她自己。
“咣咣咣!”
书房门被重重捶响,时莜萱发飙了:“盛翰鈺开门,我要跟你离婚,马上去民政局,你别躲在房间里装缩头乌龟听见没……”
门打开,盛翰鈺一把给她拽进去“咣”关上门。
“你刚才说什么?再说一遍!”他脸色很不好看。
“我要离,离婚。”时莜萱吞咽下口水,不知道为什么有点底气不足。
盛翰鈺逼近一步,鹰隼般的眼睛盯着她:“和我离婚后要嫁给简宜宁吗?”
时莜萱根本没那么想过,她脑子还在想刚才被强吻的事情,盛翰鈺突然提到简宜宁,这让她感觉他很混蛋,一点都不重视别人感受。
“对,跟你离婚我就嫁给简宜宁。”时莜萱被激将了,顺嘴就道。
“做梦,我偏不跟你离婚,你也休想嫁给别人。”
盛翰鈺喊来保镖,让他们给大少奶奶“送”回卧室看管起来,并且还给卧室的电脑收走了,让她不能和外面联系。
时莜萱抱着狗熊公仔,从早上一直坐到黄昏。
这期间管家进来两次,给她送早晚饭,丰盛的食物她一口都没动,甚至连水都没喝一口。
她不吵不闹,一动不动坐在那。
管家从卧室出来,去给盛翰鈺汇报:“大少爷,大少奶奶一动不动坐在墙角已经一天了,东西不吃话不说,连水都不喝一口,您还是过去看看吧。”
时莜萱有多活泼,盛翰鈺和管家都知道。
话唠一般的人,现在一句话都不说。
盛翰鈺知道她在生气,但他也不知道应该怎么面对她,于是对管家道:“你去陪她说话吧,她应该不想见我。”
“好吧。”
管家其实也不知道怎么劝,但大少爷的命令她从来没违背过,于是又回去。
“大少奶奶,您和大少爷是夫妻,夫妻不能总给离婚挂在嘴边……”
没等她说完,话头就被时莜萱打断:“出去。”
她语气和盛翰鈺很像,不是学他,而是上位者久带来的那种不容置喙。
管家知道多说也没用,但还是忍不住想多说几句:“大少奶奶我不劝您,不过您就算和大少爷生气也是要吃饭的,不能和身体过不去。”
“不想吃。”
她是真一点胃口都没有。
盛翰鈺怎么可以这样呢?
当着别人的面强吻她,拿她当什么?当他盛翰鈺的所有物吗?
那几个不是别人,都是合作伙伴,以后还是要抬头不见低头见的人,这让她以后怎么见这些人?
管家又劝了几句,但一点用都没有,然后摇头叹气出去了。
晚上盛翰鈺还是过来了,本来他不想过来,但没管住腿,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来了。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