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26章

佣人虽然从心底瞧不起王颖芝,但她是大少爷母亲,所以要求只要不是太过分,她们都会照做。
而是盛江觉得妻子过分了,他伸手拽下王颖芝,提醒:“你不要太过分了,等会儿翰鈺下来还不知道会怎么样?”
被丈夫提醒,王颖芝就收敛了点。
盛翰鈺从楼梯上下来,见俩人还能等说话,王颖芝就“嗷”的一声扑过去,抱住儿子大哭起来:“翰鈺,妈妈太惨了,我和你爸被你叔叔婶婶从家里撵出来了,你可要给我们做主啊……”
又是老一套。
盛翰鈺冷冷推开她,警告:“直接说目的,再给我打亲情牌我就让人给你赶出去。”
王颖芝不敢卖惨,更不敢口口声声叫儿子。
毕竟当时在新闻发布会上她是签字的,她也知道那份签过字的合同有法律效应,盛翰鈺就是现在给他们赶出去也不会有人说什么。
“我们想住这里,没地方去了。”她放低音量,怯怯的,和刚才在佣人前的态度判若俩人。
盛江更是给头埋的很低很低,只是看见头顶看不见脸上的表情。
俩人这副样子既可怜又可气,但他没有心软收下他们。
他不想和王颖芝说话,到盛江面前道:“你站起来和我说话。”
没有称呼,没叫爸爸。
但儿子能主动和他说话,盛江就很激动。
他猛然抬起头,不可置信看向盛翰鈺:“是说我吗?”
“嗯。”
得到答复,盛江马上站起来,却因为用力太猛血压有点高,身体摇晃下,盛翰鈺伸手扶他一把,只这一下就给他感动的老泪纵横。
“翰鈺……爸爸,不是,我对不起你……我真是没脸来,你打我吧……不是,你怎么做能出气就怎么做……”他激动的有点语无伦次。
盛翰鈺给脸扭向一旁,只是想和他说句话,很简单却只是因为扶了他一把又节外生枝弄出许多话来。
“好了,别说没用的。”
盛翰鈺对盛江道:“你和她说,住我这不可能,让她趁早死了这份心。”
“我现在让人送你俩到酒店去住,等住处安排好会有人接你们过去,股份的事情等你们安顿下来,会有律师和你们联系。”
王颖芝做过的事情太让盛翰鈺伤心,就连对她说句话,他都觉得多余。
管家安排司机要送俩人走,盛江没有说什么,拎着行李箱跟司机出去了。
但王颖芝还有别的想法,她觉得儿子能给他们安排酒店,还要安排以后长久的住处,甚至还主动提出帮他们要股份,就是还念着母子情分!
她想修复母子关系,小心翼翼凑近儿子,没等说话就被一声警告吓的放弃这个想法。
盛翰鈺眉头紧锁:“多说一个字立刻滚,我什么都不会管。”
她麻利儿拎着行李箱走了,果然一个字都没敢多说。
盛翰鈺对管家吩咐:“让人看着大门,再让这女人进家里大门,就辞退他。”吩咐完转身上楼,没有回卧室而是去了书房。
……
清晨时莜萱在睡梦中醒来,一夜好梦。
尤其看见怀里的狗熊公仔,她心情就更好了。
“仔仔,我以后再也不会丢掉你了。”时莜萱紧紧搂着仔仔,失而复得的感觉是真的很好。
“笃笃笃”。
管家在外面道:“大少奶奶,早饭时间到了。”
她看一眼腕上手表,还是以前的时间,一分钟都没差。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