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25章

这里面的苦和不容易,恐怕没有亲身经历过很难体会!
盛翰鈺能理解时莜萱,但同时还包括震惊和佩服。
他只是装看不见而已,就受到那么多不公正的待遇和来自四面八方的歧视。
面前这小女人装傻,装智力只有几岁的孩子,一装就是多年,居然没耽误她暗中学了那么多知识,还组建自己的公司……她经历过的困难只会比他更多不会少。
看上去只是弱不禁风的女孩子,身体里却藏着这么大的能量,盛翰鈺对她现在是佩服大过其他。
但时莜萱不知道啊,她只知道男人一直盯着她看,心里发慌!
现在盛翰鈺问,这里面缘由也没什么不能说的,她就一五一十的给曾经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一切全说了。
俩人相似的经历,引起盛翰鈺共鸣。
他问:“你需要帮忙吗?”
时莜萱摇头:“不需要,我自己可以的。”于是盛翰鈺也没追问。
她现在的身份,地位,能力,确实可以做很多自己想做的事情,根本不需要盛翰鈺帮忙。
俩人陷入短暂的沉默,谁都不说话,气氛一度有些尴尬。
天已经黑透了,很快就到休息时间,俩人是夫妻要不要在一个房间里睡觉?
“笃笃笃”。
敲门声响了三下,管家在门外道:“大少爷,夫人和老爷来了,您要不要下去见见?”
“不见。”
盛翰鈺眉头皱成疙瘩:“你就说我没在家。”
不是已经都断绝关系了吗?还要来这里干什么?
管家没走,语气很为难:“大少爷,我觉得您还是下去见一面比较好,我刚才是说您没在家,但是,但是……”
她不是说话吞吞吐吐的人,现在一反常态定是遇到为难的事情了。
盛翰鈺过去给门打开:“但是怎么了?”
管家心一横,给楼下的情况说出来:“老爷夫人是带着行李过来的,他们说要住在这里。”
怪不得一定让他下去了,原来是这样。
他回头对时莜萱道:“你休息吧,没什么事别出来。”说完关上门出去,还让人守在门口。
……
楼下客厅。
盛江蹲在沙发边,都不敢往沙发上坐。
相对王颖芝就显得很“气派”,大大方方坐在沙发上,耀武扬威让佣人给她榨果汁,拿点心,还让厨娘给俩人准备“宵夜”。
说是“宵夜”,其实就是晚饭而已。
他俩没吃晚饭,出来也不是像她自己说的那样想和儿子住一起,而是被柏雪从盛家赶出来,没地方住了。
柏雪上次拿她出气,王颖芝心里就一直都憋着一股火,没地方撒。
恰好又遇上盛誉凯带女人回家,王颖芝看了个大热闹,第二天就出去和别人说,笑话柏雪教育的儿子德行不够……
好死不死这件事传来传去就传进柏雪的耳朵里,她就借这件事找王颖芝大吵一架,然后顺势给俩口子赶出去了。
人是赶出去了,只是家产提都没提。
只靠他俩能力想要回属于自己的东西,门都没有啊,于是王颖芝再次提出去找儿子。
这次盛江没反对,虽然心里有愧,但现在不是没有办法嘛,于是盛江就硬着头皮跟妻子来了。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