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23章

好在简宜宁没问,他很懂的怎样不让别人感觉到难堪。
那三个人都被带走了,警察来直接接管。
歹徒带走后又给时莜萱做了笔录,她只说了刀疤脸和江雅丹认识,是牌友,至于别的没说。
她不是要给江雅丹留脸面,那女人几次三番都想害她没害成,时莜萱犯不着给她留退路。
不过养父现在还在医院里,如果江雅丹现在进去了,她怕时禹城受不了这个刺激,所以才没说。
……
盛翰鈺别墅。
阔别很久的卧室,时莜萱回来发现一切还是老样子,她走的时候卧室什么样,现在还是什么样,一点变化都没有。
但她一点都不高兴,而是十分气愤的“咣咣”砸门抗议:“盛翰鈺,你这个混蛋,你把门打开听见没?你没有权利给我关在你家,你没有权利限制我自由,你这是侵犯人权……”
半小时过去了。
“咳咳——”
砸门的声音小了很多,时莜萱抗议的声音也弱了不少。
“盛翰鈺你不开门,等我出去就做空顶盛股票,让顶盛都变成天马的股份……咳咳……”话说多了嗓子疼。
外面仍然一点回应都没有,仿若别墅里没有别人,只有她自己似的。
别墅里有人,简宜宁在书房和盛翰鈺理论!
盛翰鈺已经问了简宜宁半小时,知道的越多越火大。
他已经知道了简宜宁知道影子就是时莜萱,但是不告诉他。
不只不告诉,俩人还合伙一起骗他,本来几次他都差点知道事情真相,都是简宜宁“帮忙”给糊弄过去了。
而简宜宁之所以要告诉他这些,就是想让盛翰鈺知道——时莜萱不爱你。
虽然你们是法律上的夫妻,但是她不爱你。
没有爱情的婚姻是不道德的。
既然事情已经都说明白了,简宜宁就开始和盛翰鈺商量:“翰鈺哥,你和影子是阴差阳错才成的夫妻,现在是不应该给错误改正过来?”
“你什么意思?”
盛翰鈺眼神寒冰一样锐利冰冷,简宜宁情不自禁打个寒颤。
但还是大着胆子道:“翰鈺哥,我爱影子,你们离婚吧,我娶她。”
“你走吧。”
盛翰鈺开门送客。
“我不走。”
简宜宁好不容易才鼓起勇气给心里话说出来,现在还没有得到答案,盛翰鈺就让他走,他当然不答应。
“来人。”
盛翰鈺不跟他废话,叫手下进来给简宜宁“请”出去。
还不只是单独请出去,而是让保镖给他押送回简家,如实告诉简先生,简宜宁喜欢盛太太。
简宜宁被送走,云哲浩和盛泽融进来,俩人都觉得他这样做有点过分。
云哲浩:“盛大少,你这反应有点过了,虽然你娶了时莜萱,但人家毕竟和简宜宁认识的时间长……”
一记眼刀过去,云哲浩及时闭嘴。
盛泽融知道自己这大哥什么脾气,他想做的事情不用劝,谁都不可能改变他的主意。
但是他怎么想的?
就算俩人是兄弟,他也不知道。
盛翰鈺送走简宜宁,开始撵人了:“时间不早,你俩也早点回去吧。”
俩人走后,管家进来:“大少爷,大少奶奶现在没动静了,大概是累了睡着了吧。”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