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15章

“好。”
索性有惊无险,时禹城抢救半夜被抢救过来了,还是被送进原先的病房住院观察,但医生给家属严肃警告。
警告再不能让患者受刺激了,这次就有轻微的血管破裂,少量脑出血。
若是脑干大出血就怕是神仙都救不回来。
清晨,时禹城病房。
在医生的安排下,江雅丹和时雨珂回家了,穿着特护服的时莜萱走进病房,坐在父亲病床前。
她其实很想恢复身份让爸爸高兴,不过医生叮嘱这时候不能让患者受刺激,大悲或者大喜对病情都没有好处,所以她还是决定冒充特护陪在爸爸身边!
简宜宁进来递给她一只食品袋,里面装着热牛奶和汉堡:“吃点东西,几个小时连口水都没喝,这样下去你会受不住的。”
“不饿。”
时莜萱摇摇头,她是真不饿。
父亲的病让她心急如焚,爸爸没醒过来之前她也没心情吃东西。
“多少吃一点嘛,就吃一点。”
在简宜宁坚持下,时莜萱强迫自己吃下点,然后等太阳出来,时禹城终于醒过来。
“小影?”
时莜萱凑过去轻声道:“您醒了,要不要喝水?”她倒半杯温水,然后用汤匙一点点喂给他喝。
时禹城喝几口后摇摇头,表示不喝了,然后就开始流泪。
“您怎么哭了?是不是头痛?我去叫医生来。”她刚要走,时禹城阻止:“不用叫医生,我也没有头痛,就是想我女儿了……”
每次见到小影,他都会想时莜萱。
俩个人简直太像了,除了长相不一样。
“那您就当我是您女儿,我叫您爸爸。”她脱口而出。
时禹城很高兴,当场就认下小影做“干女儿”,还说等妻子和大女儿来了让她们见见。
她并不愿意见那俩个女人,用别的话题搪塞过去了。
时禹城再次住院,影子想躲起来的计划也就泡汤了,她频繁出入医院的事情盛翰鈺在第一时间就知道,只是装不知道的。
影子就是时莜萱,几乎是板上钉钉的事实。
盛翰鈺没找影子是因为他还没想好,要怎么面对俩个人之间的关系!
他和时莜萱是夫妻,如果时莜萱是傻子其实还好办了,好吃好喝供养就行了,但现在的问题是——她不是傻子,是精英!
爷爷给他定下这门亲事,算是歪打正着。
这要是爷爷活着一定会高兴的蹦起来,爷爷就想让他找个这样的妻子做帮手,如果他和时莜萱做真正的夫妻,对顶盛的发展一定有好处。
但是爱情呢?
只有合作没有爱情的婚姻是不道德的,何况就算他愿意,时莜萱也不一定愿意。
她这么长时间都躲着自己不露面就很能说明问题,现在贸然点破,只怕连合作伙伴都没得做。
所以他表面上如常,该做什么就做什么,甚至看见简宜宁也不问他影子去哪了。
……
时禹城认小影做干女儿的事情,还是被江雅丹和时雨珂知道了。
时雨珂也意识到不对劲,如果小影只是普通特护,她一定会认为小影是图她们家的钱。
但小影是影子啊,影子有的是钱,根本不会看上她家那三瓜俩枣……时雨珂也不傻,回想起父亲和她说过的话。
加上上次影子的反应,一个大胆的想法突然涌上心头!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