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14章

“好了妈,您别絮叨了行吗?让我清静一会儿。”盛誉凯不耐烦打断母亲的话。
他清醒过来后就知道自己都做了什么,在外面喝多也就算了,居然还给妈妈桑带到家里来,这件事是自己做的不对,就算时雨珂推他也不过分。
柏雪见儿子不爱听,就让他好好休息,然后带上门出去。
她出来准备找时雨珂算账,却不见她人影,佣人说少奶奶是哭着走的,她也没让人找。
走就走,永远都不回来才好。
“咣咣咣!”
大半夜,大门被拍的很响,而且还有隐隐约约的哭喊声。
时禹城推推身边妻子:“有人叫门,好像是雨珂?”
江雅丹也听见了,但她怕时禹城发现,搪塞道:“你睡吧,我出去看看。”
“我跟你一起去。”时禹城不放心。
“没事,我去看看就回来,你睡吧别起来了。”
江雅丹越说没事,时禹城就越觉得有事,执意要跟着一起去开门,而这时候外面的叫门声越来越大,俩人都能听清是大女儿回来了。
“别磨蹭了,快去开门啊!”时禹城催促下,见妻子还在犹豫干脆自己去。
大门打开,时雨珂满脸泪痕披头散发闯进来,一头扎进江雅丹怀里:“妈妈,我和他过不到一起去了,我要离婚……呜呜呜……”
“傻孩子你说什么呢?大半夜给你爸都惊动了,我们到你房间说,让你爸爸休息,他刚出院。”江雅丹给女儿递眼色。
时雨珂这才意识到说错话。
母女俩要避开时禹城,他却拦在俩人面前不让走:“雨珂,你不是去帝都了吗?怎么突然就回来了,行李呢,还有你怎么回来的?”
时禹城紧紧盯着女儿看,时雨珂这才后知后觉反应过来自己回来的时候没换衣服,身上穿的是睡衣。
她无法自圆其说,心里又觉得委屈,“哇”一声哭开了。
一头扑进父亲怀里:“爸爸,我说谎骗您了,我没去帝都上学,我这些天都在住在盛家……”
时禹城血压蹭蹭往上冒,气得脸色绯红。
时雨珂见状急忙解释:“爸爸您放心,我不是没名没分跟着他,我和盛誉凯领结婚证了。”
时禹城双眼翻白,彻底晕过去。
……
凌晨QQ响了。
时莜萱睡眠质量很好,一般声音根本吵不醒她。
这次却突然被QQ声音吵醒,拿过手机看是简宜宁发过来的,只有一行字:时伯父又住院了,在抢救室抢救!
她急忙拨电话回去:“阿宁,怎么回事?”
简宜宁:“我在往医院赶,具体发生什么我也不知道,是院长通知我的,你在哪?要不要我过去接你?”
影子已经躲他好几天了,简宜宁也不知道她现在住哪儿。
“不用,我自己过去。”
她住在酒店,离圣玛丽医院不远,俩人几乎同时到的医院。
“抢救室在几楼?”影子问。
简宜宁:“你养母和时雨珂指定也在,你确定要见她们吗?”
如果这时候影子过去,势必要和江雅丹,时雨珂碰上,碰上要怎么说确实是个事。
影子迟疑,左右为难。
她不想和那俩女人碰上,又十分担心爸爸。
简宜宁拉起她的手:“这样吧,我们到院长办公室去等,第一手情况会有人先告诉我们。”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