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08章

她急中生智,拽着时禹城就要上楼:“快快快,我俩躲起来让他以为没在家,等他走以后我再告诉你。”
“不行。”
时禹城甩开妻子,高声对外面道:“来了。”
江雅丹没办法,气的一跺脚,自己上楼躲起来了。
他给盛翰鈺让进客厅,让佣人烧水给客人沏茶,然后问:“你平时从不到我家来,这次来是有事吧?只要我能办到的没二话。”
盛翰鈺让保镖给礼物放在茶几上,没说别的而是先关心他的身体:“我听说你住院了,好些了吗?”
“你是来看我的?”
在盛翰鈺眼里应该是很正常的事情,却给时禹城感动的热泪盈眶。
他一把抓住盛翰鈺的手:“这次住院我也想明白了,萱萱丢了这件事不能怪你,最初就怨我,后来三番两次到你家,公司闹也都是我的错……你不怪我还到家里来看我,让我都不知道说什么好……”
时禹城耳根软,容易被人引导。
时莜萱这些天给他说的话,他都记在心里了,所以道歉是真心实意的。
“你不用道歉,确实是我的错。”
盛翰鈺不太习惯和人交流情感,于是开门见山:“你不觉得在医院的特护,特别像一个人吗?”
“像啊,像萱萱。”
时禹城回答的很顺当,没有丁点遮掩。
盛翰鈺又问他有没有怀疑过她就是丢失的时莜萱,换了一张面孔到医院装成特护照顾他?
时禹城笑呵呵道:“怀疑?我做梦都想这是真的有多好,但不是啊,小影不可能是萱萱,她俩确实有相像的地方,不过绝对不会是一个人。”
他这样笃定,盛翰鈺对之前的怀疑也动摇了。
最后他决定在没有确凿的证据前,还是不要告诉时禹城这件事,免得万一不是空欢喜一场,当然也免得打草惊蛇。
时禹城沉不住气,怕是告诉他,他就立刻去找人问了。
盛翰鈺离开,江雅丹从楼上下来:“他没问咱们雨珂啊?”
“没问……雨珂怎么了,是不是又在外面惹事了?你抓紧给她找对象,快点嫁出去,穷点人岁数大点都没关系,最好是有孩子,这样进门就当妈,免得一辈子做不了母亲……”
当父亲的不管有多生气,还是牵挂自己女儿。
江雅丹缩缩脖,硬是没敢接话茬,时雨珂和盛誉凯登记结婚的事情,她还没敢告诉他。
时禹城发够了牢骚,终于想起来:“雨珂呢,我怎么从昨天晚上就没看见她?”
江雅丹按和女儿商量好的说辞道:“女儿去帝都同学那了,说是要备考还想上学去学什么经济管理,你要是不同意我给她叫回来,按你说的嫁人……”
时禹城急忙打断:“别叫回来,她要上学这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啊?不过上学好,这孩子终于要学真本事了,好事,这是好事。”
他笑呵呵的满心喜悦,大女儿从小就不喜欢学习,只喜欢好看的衣服鞋子,名牌包包首饰。
如果这次吃亏长了教训,那这个亏就算没白吃!
……
时雨珂刚进门,一只巨大的水晶烟灰缸就迎面对她飞来,她偏头躲过,“咣”烟灰缸硬是给墙面砸出一个坑!
“时雨珂你死哪去了?电话为什么关机?”柏雪瞪圆眼睛,对儿媳妇发火:“别以为你进了盛家门,就是盛家女主人,只要我还在,盛家就轮不到你说的算……”
时雨珂一声不吭,只是委屈的小声哭泣。
柏雪还要再骂,就见儿子从外面进来,面色不好看:“妈,您也太过分了,您得给雨珂道歉。”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