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01章

……
上班时间还没到,天马集团就迎来一位不速之客——金丝眼镜带人到公司找影子,气势汹汹,来者不善。
简宜宁一大早就在公司等他。
金丝眼镜走进简宜宁办公室,还没说话一巴掌拍在桌上先发火:“太不像话了,你们到底什么意思?”
“刘主任来了啊,您别生气,请坐,发生什么事情了让您发这么大火?”简宜宁笑呵呵一脸无辜,急忙让秘书给证监会来的“贵客”上茶,上好茶。
金丝眼镜见简宜宁态度很好,火气也消了点。
他坐下对简宜宁道:“你们,你们那个影梓太不像话了,拒不接受调查还偷偷跑出去,她人呢?赶紧让她出来,跟我们回去接受调查。”
简宜宁迷茫道:“不对吧,昨天我们董事长就被你们的人带走了啊,到现在也没回来,而且她电话打不通……”
金丝眼镜没多想,顺嘴就道:“电话被我们没收了,她昨天晚上逃跑了。”
“哟,您辛苦。”
秘书送上好茶,简宜宁亲自给他斟茶倒水:“您们证监会太辛苦了,大晚上还加班工作,佩服佩服。”
金丝眼镜没察觉出不妥,顺着简宜宁话头道:“没有,我们早就下班了,她被锁在四楼审讯室,居然弄坏门锁跑出来,胆子也太大了……”
简宜宁突然变脸:“你凭什么说是我们董事长自己跑出来的?你有证据吗?”
“废话,我当然有证据。”
金丝眼镜不知道是计,给手机里的监控调出来让他看。
盛翰鈺去的时候专门找的监控死角,所以监控里只拍到影子从证监会大楼里跑出来的情景,而没有拍到别人。
简宜宁给监控传到自己手机的时候,金丝眼镜就察觉到不对劲,但当简宜宁真正翻脸的时候,他才意识到自己有大麻烦了。
“啪!”
简宜宁拍桌子站起来,火气看上去比他刚开始进来兴师问罪的时候还大。
“你一个证监会的主任,你有什么权利私自扣押人质?”
金丝眼镜不服气,还要辩驳:“你别给话说的那么难听,什么扣押?我这叫执法,叫调查……”
简宜宁抓住他话里的漏洞不放,金丝眼镜说错话了。
证监会是没有权利“执法”,只有权利调查。
而要求被调查人配合,晚上不能回家的时候,一定要通知家里人不许私自扣留,被调查期间也要有工作人员全程参与,才能证明确实是在调查。
他们这样做本身就是严重违规,只是多年来大家都秉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原则,哪怕被欺负了也不吭声,给这些人惯坏了。
但简宜宁是从国外回来的,知道这件事要是闹大对谁影响更大!
他当即就要给这件事怼到证监会总会去,让总会的人给个说法。
没几个回合,金丝眼镜就败下阵来,开始服软说好话。
简宜宁看火候差不多了,又开始给话往回拽。
他开始和金丝眼镜套交情,绕了好大一个圈。
还“无意”中给时雨珂和盛誉凯领证的事情说出来,说别的金丝眼镜都心不在焉,唯独说到时雨珂已经领证结婚,就差一场婚礼的时候。
他眼睛瞪圆了,显得很激动!
影子说对了。
时雨珂是在利用金丝眼镜对她的感情,为了她铤而走险才这样做的。
现在他知道被时雨珂当傻子一样戏耍了,立刻反水,不管了。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