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00章

她不敢回证监会,回去不怕被调查,怕再次碰上盛翰鈺!
手机被没收了,好在身份证在身上,还有少量现金,虽然不多但住酒店够了。
安顿好自己,时莜萱用酒店的电话打给简宜宁:“阿宁,是我。”
“你别说话,听我说……”
简宜宁听到影子的声音,差点惊喜的叫出声!
然后被她及时阻止,就只剩答应:“嗯,嗯,知道了。”
挂断电话,简宜宁一脸轻松。
满脸都是笑容对云哲浩和盛泽融道:“天色不早了,都回家吧,回去早点休息,明天早上估计还有一场硬仗要打,我先走了啊。”
他前后反差太大,俩人刚要问电话是不是盛翰鈺打来的,盛翰鈺就从外面进来,俩个大男人差点撞满怀。
“你慢点。”
简宜宁说完就风一样的离开,对他一个字都没问。
盛翰鈺进来,对俩人说了句和简宜宁差不多的话:“时间不早都回去吧,我今天不走了,就住这。”
这俩人奇奇怪怪的,云哲浩问他影子呢?
不是去找影子吗?怎么他自己回来了?
他自己回来也不奇怪,奇怪的是回来后居然提都不提,而简宜宁也是一句不问。
“明天给你们说,你俩先回去,让我一个人静静。”
盛翰鈺现在满脑子都是看见影子的瞬间,他现在脑子有点乱,需要捋清头绪。
……
“笃笃笃。”
时莜萱眼睛凑到猫眼上,看见站在外面的人是简宜宁,而且只有他一个人,这才放心打开门让他进来。
她脸上没戴面具,绝美的小脸气愤难平。
“你说,盛翰鈺怎么突然跑证监会去了?还差点识破我身份,吓死我了!”
她嚷嚷着被“吓死了”,可是这张牙舞爪的样子,怎么都不像是被吓到。
简宜宁不解:“他怎么去的?”
时莜萱也不知道他是怎么进去的,就知道他是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,两只眼睛像是刀子一样,仿若能一下子插到她心里去!
说的人没讲明白,听的人也是一头雾水。
“你别说话,我给他打电话。”
简宜宁决定给盛翰鈺打电话亲自问,电话通了,盛翰鈺却不说是怎么进去的。
现在商量办法呢,藏着掖着还怎么商量?
简宜宁在电话里道:“你在公司是吧?等着我,我马上去找你。”
“你别来。”
他在调查影子资料,这要被简宜宁知道,还不得炸锅?
“我不去也行,但你得告诉我你是怎么进去的?你给影子吓坏了知道吗?她本来有办法好好出来,现在可好,你都给搅合了,现在打草惊蛇我们被动了……”
他越说越来劲,就简宜宁那张嘴,若是不达到目的只怕说到天亮都说不完。
天亮了。
盛翰鈺在椅子上站起身,活动下僵硬的身体,眼睛里满是通红的红血丝,他一夜没合眼!
昨天晚上他还是没捱过简宜宁软磨硬缠,给自己行动轨迹说了。
说完后,他给手机放在桌子上,听了至少五分钟的笑声,这才开始商量怎么应对这次危机。
商量完,盛翰鈺继续开始调查影子。
调查到天亮终于得出一个结论——影子和时莜萱不会是同一个人,自己想多了。
影梓的资料他仔细检查过,内容真实。
盛翰鈺根本想不到简宜宁当初为了给影子做这份“真实”的身份资料,费了多大劲,花了多少钱。
影子的成长轨迹,和时莜萱的成长轨迹根本就没有重合的地方,他觉得是因为最近压力太大,出现意识恍惚,判断失误。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