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99章

……
盛翰鈺到证监会楼下的时候天都黑透了。
机关大楼里办公人员都下了班,每个窗口都黢黑,只有门卫室还亮着灯。
他围着楼转一圈,然后顺着排水管往上爬,灵活的像只猴子。
这里是监控死角,监控拍不到他。
三楼有个窗户没关,盛翰鈺灵活的从窗户钻进去,成功!
这就是他的“办法”。
小时候因为调皮捣蛋,盛翰鈺没少被爷爷关起来,每次他都有办法跑出去,久而久之就练了这么一身“本事”。
他当然不能带简宜宁来。
高冷的盛翰鈺居然用这种方法救人,被他们知道会被笑话一辈子!
翻窗进去是洗手间,不过现在没人。
他推门出去直接到四楼,盛翰鈺在来之前就已经调查好了,四楼是调查室,如果是公事公办门口一定会有看守。
但要是这里的人被人收买利用,估计就没人看守。
毕竟这种事情见不得光,就得知道的人越少越好!
调查室外面果然就没人,而钥匙居然就挂在门上。
他打开门进去,影子缩在墙角睡着了。
她双手抱膝,看上去小小的一团,像只猫似的!
月光倾泻进来照在她身上,盛翰鈺一时竟然有点恍惚,恍惚觉得这是丢失的时莜萱。
太像了,尤其是她这个姿势睡着,简直就是一模一样。
时莜萱就总是喜欢缩在墙角或者衣柜里,像只猫似的。
他走过去拍拍她肩膀:“别睡了,跟我走。”
“讨厌——”
影子娇嗔着拨他的手,但马上就意识到不对!
她猛然从地上站起来,头差点撞到盛翰鈺下巴。
下意识就想喊:“救——”
刚喊出一个字,盛翰鈺眼疾手快,一把给她搂进怀里捂住她的嘴:“别喊,是我。”
影子惊恐的大眼睛看着他,脸上却没多少表情,盛翰鈺也狐疑的看着她,四目相对,近距离接触。
越看影子越心慌,后背都被汗水湿透了。
越看盛翰鈺越觉得影子有问题,她的眼睛告诉他,她很紧张。
偏偏脸上的表情看上去像是面瘫似的,如果是善于隐藏情绪的人绝对不会是这样。
目光和面部表情配合的太不协调了,不协调的就像是脸上有层面具一样……盛翰鈺心里灵光一现,刚冒出这个念头,突然脚上挨了重重一下,痛的他紧紧咬着牙。
影子细长的鞋后跟使劲跺在他脚上,盛翰鈺吃痛松手,她趁机挣脱怀抱拽开门跑了,惊慌的像只受到惊吓的小鹿。
盛翰鈺顺原路返回。
……
时莜萱从大门口跑出去,一直跑出很远才停下来。
后面并没有人追上来,包括盛翰鈺,她松口气,于是也不跑了,慢慢走着想办法。
他怎么来了?
时莜萱无论如何都想不通,如果是来救自己却没有别人,只有他自己突然就出现在审讯室,像是从天上掉下来似的,太突然了。
天上掉下来的没好事,本来她已经想好顺利脱身的计划。
这下可好,全都被搅合了。
盛翰鈺这一突然出现,不只搅合了她的计划,还差点识破她的身份,给时莜萱魂差点吓掉。
现在去哪啊?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