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95章

而且这女孩看着还挺面熟,好像是在什么地方见过。
“姑娘,我是不是在什么地方见过你?”
时禹城认真思索,感觉一定见过,就具体在哪里见过想不起来了。
简宜宁见状急忙打圆场:“时总您是太想女儿了,这才认错人的,年轻女孩都差不多,感觉眼熟也正常。”
影子也急忙给口罩带上,刚才好悬,只差一点点就露馅。
时禹城心思简单,没有那么多弯弯绕。
简宜宁这么一说,他也就相信了。
但他对新来这个小护士印象极好,于是就对简宜宁请求:“二少爷,您能不能和院长说一下,让这个小护士没事多来病房转转?”
“她和我二女儿特别像,我想多看看她。”
简宜宁没吱声,先看影子。
影子微微点头,他这才对时禹城道:“行啊,没问题。”
从那天开始,影子做为“特护”每天都去病房陪时禹城说说话,开解他。
本来她还担心在病房看见时雨珂穿帮,不过她的担心很多余,时雨珂从家里偷户口本出去就和盛誉凯去民政局领证登记了。
登记后又马不停蹄的帮盛誉凯摆平网上和现实中的各种麻烦,根本就没时间到医院看他。
俩人领证后。
时雨珂找到表妹江司微,问她想不想嫁豪门?
江司微狂点头,她想,她做梦都想!
她从小就是时雨珂的跟屁虫,时雨珂让她干什么她就干什么,现在对表姐给她指的“明路”自然深信不疑。
于是当天江司微就成了江州市“名人。”
她主动在网上承认“会卖萌的兔子”是她找的,网上那些照片也是她拍的。
她这么做的原因很简单,因为她倾慕盛翰鈺许久,所以看见他和别的女人在一起就特别生气。如果那女人和他相配也就算了,长的一点都不般配还坦然接受俩个男人对她好,一看就是人品有问题……
江司微说的每一个字都是时雨珂精心准备的稿子,很有煽动性。
时雨珂不止做了这些,她还给影子操控股票的事情告上证监会,说她违规操作,搅乱市场次序。
又把顶盛集团发出的条件,也作为证据送到江州商会,煽动大家共同抵制顶盛和天马集团。
最后将盛誉凯穿女装的图片在网上做了很详细的解释。
解释说盛翰鈺去别墅是找简宜宁和解,想化干戈为玉帛,但被简宜宁和盛翰鈺管家合谋给算计了。严重诋毁盛誉凯名誉,要求简宜宁公开道歉!
她同时还找水军在网上带节奏,一时间舆论反转,吃瓜群众也都跟着开始责备顶盛和天马联手欺负人。
……
盛家大宅。
大厅里喜气洋洋,柏雪对时雨珂态度来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变。
亲切的拉着她的手使劲夸,夸她聪明漂亮,懂事能干,识大体命大局……
还说要给她和盛誉凯准备一个盛大的婚礼,盛家娶儿媳妇绝不能像是上次一样静悄悄的送进洞房就完事!
这些都是时雨珂喜欢听的,她当然不会有异议。
不过柏雪话锋一转,漂亮话说完又开始哭穷了:“雨珂啊,伯母也不怕你笑话,给你说实话。”
“这段时间以来,盛家发生很多事,一时半会呢腾不出太多的钱来,所以你看这彩礼是不是就不要了?”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