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94章

时禹城住在圣玛丽医院一号楼一二二六病房。
影子站在病房外往里面看,时禹城躺在病床上一动不动,病房里一个护理的人都没有。
江雅丹在医生办公室和医生沟通后续治疗问题,本来是让时雨珂留在病房照顾父亲,不过她却溜回家翻户口本去了。
千载难逢的好机会,时雨珂要趁父亲不在家赶紧和盛誉凯去民政局办结婚证,要不等父亲醒了就更办不成了。
简宜宁对影子道:“你进去看吧,没事,这身衣服穿上,谁也认不出你来。”
他给影子找了一身护士的白大褂,时雨珂没在,江雅丹认不出她来。
“我怕爸爸能认出我。”影子说着就想哭。
上次在盛老爷子葬礼上,她都差点没控制住,这次更怕自己哭出来。
“行,那你就在这看看,看一会儿我们就走。”简宜宁好说话,怎么都行,只要影子开心就好,他无所谓。
影子考虑一下,最后决定进去看爸爸。
她站在父亲病床前,眼泪还是忍不住扑簌簌往下掉,爸爸老了好多。
虽然这次住院是被时雨珂气的,但这些天为她操心更多。
时莜萱每次看见父亲,都被深深的内疚折磨着,都有马上告诉他女儿不孝,女儿让您操心了的冲动。
只是说完后更麻烦,这些天去哪了?
都和谁在一起?
怎么就不傻了?
她要是说盛翰鈺也被自己蒙在鼓里,爸爸一定不信,他还得去闹。
还有时雨珂和江雅丹,只要她给影子的身份暴露出来,以后她俩就会像蚂蝗一样盯上她,甩都甩不掉!
还有盛翰鈺那边要怎么解释……好多的麻烦事她还没想好要怎么解决,还是不能说。
时莜萱从兜里拿出张支票,刚准备悄悄塞在他枕头下面,时禹城就醒过来了!
俩人距离很近,他睁开眼就见到一双和二女儿一模一样的眼睛,激动的立刻抓住她手臂:“萱萱,萱萱你回来了?你可算是回来了,知道不知道爸爸好想你,找你找的好苦啊,呜呜呜……”
时禹城老泪纵横,紧紧抓着她不松手。
简宜宁在门口见到急忙进来救场,他强行拉开俩人,给影子护在身后:“时总您误会了啊,她是我们医院新来的护士,不是您女儿,您别这样啊,我们小姑娘刚上班第一天,您别吓着她。”
影子感谢简宜宁救场,转身就要走。
但时禹城不干,他大呼小叫让她别走,还不顾简宜宁阻拦要过来拦住她。
只是他刚清醒体力不支,起身不稳从床上滚下来了。
“爸爸您没事吧,您怎么样了?让我看看摔坏了没有……”影子又跑回来,紧张的扶起时禹城,一沓声问他哪里疼,要不要叫医生?
“萱萱,我的萱萱你回来了,你可回来了啊……”时禹城抱着女儿痛哭,影子也哭,简宜宁看着也眼角泛泪花。
只是哭够了。
影子抽抽噎噎摘下口罩,对时禹城道:“对不起我不是您女儿,我从小就没有爸爸,刚才看见您的样子太感动,就冒充您女儿,您别生气。”
时禹城也止住哭泣,用手背抹掉眼里的泪,仔细看看影子的脸,确实不是萱萱。
萱萱比她漂亮多了。
只是除了脸不一样别的几乎都一样,胖瘦,个子都差不多,尤其是眼睛,一模一样!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