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90章

盛誉凯才不相信管家不知道影子在什么地方,她就是不想给自己说而已。
“好,她不在那你们家大少爷呢?见他也行。”盛誉凯的耐心在逐渐被消耗殆尽。
昨天的事情他确实是冤枉的,一定要见到当事人解释清楚。
管家道:“大少爷也不在啊……”
没等盛誉凯继续问,她又加一句:“对了,他们走的时候好像说上午能回来,要不您先去洗个澡换换衣服?”
她歉意道:“真是对不起,您好好的衣服被我弄湿了,我那的衣服没有您这么高档的,但绝对全新干净。”
本来他也是想在这死等,湿衣服黏嗒嗒贴在身上也不好受,刚才那盆水一定不干净,有股怪味。
于是他就接受管家“好意”去洗澡换衣服。
打开花洒,盛誉凯激灵的喊出声:“水怎么是凉的呀?”
没人回应,管家好像没在。
水凉就算了,挤出沐浴露……没等往身上抹就闻见一股蒜味!
谁会发明大蒜味道的沐浴露?
盛誉凯明白了,这一切都是管家的主意……或者是没露面那几个人的主意。
为的就是捉弄他,报仇呗。
如果这样做能让他们消气,停止对盛氏集团的攻击,那这口气他就咽下去了。
这笔账先记着,以后再算!
他准备出来,发现自己衣服都不见了!
完了,不会不回来吧?
就在他担心的时候,管家回来了。
“盛董事长,我去给您取衣服了,您洗好没有?衣服给您放在门口了啊。”
“好。”
盛誉凯没提冷洗澡水和大蒜味沐浴露的事情,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,他知道这时候不能逞强要示弱,就算委屈求全也是必要的。
不过他很快就推翻了这个想法。
“张妈,你太过分了,你给我拿的是什么玩意?”
盛誉凯手上拿的是大妈穿的那种大花衣裳,阔腿裤子,还行呢,没给他拿裙子。
内衣有,也统统是大妈同款,新是全新,上面的吊牌都在。
管家在外面捂住嘴,一声不吭静悄悄下楼。
蹑手蹑脚到大门边打开门,给外面的人放进来。
……
盛誉凯在浴室里团团转,身上全是冷水,现在越来越冷,很快就颤抖的佝偻着身体,冻的不行.
浴室里暖风开关好像是坏的,根本没反应。
不行了,盛誉凯在里面忍耐不下去了,他发现自己上当了!
浴室里连浴巾都没有,现在除了这些难看的衣服,根本就没有别的能穿.
穿吧,再难看也比冻死强。
盛誉凯以为是管家捉弄他,心想反正也没有别人看见,等以后再连本带利都给他们找回来.
盛誉凯三下五除二给大妈款花衣裳穿上,走出浴室.
“张妈,张妈——”
“你在哪呢?现在可以告诉我……”
走到楼梯口,盛誉凯牟然瞪圆眼睛,须臾就往回跑!
闪光灯在身后不停闪烁,记者们急忙跟上,在他身后追着喊:“盛董事长,请您解释下,您到这来干什么?”
“您为什么穿女装,是因为有这个嗜好吗?”
“您能解释下吗,哎,不要跑……”
走廊上每个门都是锁着的,他想躲却哪都躲不了,就连刚刚出来的浴室,现在都进不去了!
记者们追上来了,盛誉凯没地方躲,只能撩起衣襟挡住自己脸。
“你们别拍,不要拍我,没经过我允许你们这样做叫侵犯人权!我会到法院去告你们。”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