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86章

买完东西,影子提议:“我们在外面吃午饭吧?吃完回去怎么样?”外面饭店的饭菜好好吃,她每次出来都要在外面吃饱饱的再回去。
以前在时家,没机会吃外面的饭菜,只有下人做什么吃什么。江雅丹和时禹城祖籍都在青城,口味以清淡为主,所以时家饭菜大都也都是清水滚滚加点盐,并且很少吃海鲜。
从小吃到大,时莜萱就以为食物应该就是这样的味道,但在十六岁那年,第一次吃到海鲜和麻辣口味的菜,她就爱上那个味道,并且总也不忘。
后来在盛家别墅,虽然厨师做饭味道很好,只是没呆多久就被王颖芝赶出去了,出去后她才吃到外面不同口味的各种饭菜。
时莜萱才知道,原来“美食”和“一日三餐”是有区别的。
有人吃的是享受,有人只是为果腹而已!
“好,都听你的。”
“可以。”
俩男人同意,然后三人随便找一家就近的饭店进去,服务生给三人引到靠窗的位置坐下,递上菜谱。
简宜宁给菜谱递给影子:“你来点,喜欢吃什么点什么。”
影子喜欢吃海鲜,这也是一家擅长做海鲜的饭店,只是她却没全都点自己喜欢吃的。
清蒸桂鱼,辣炒蚬子,水煮鱼,糖醋里脊,红烧排骨,孜然羊肉,牛腩西红柿,西湖龙井虾仁。
三个人的口味和喜好全都考虑到了。
菜上全,简宜宁挟块鱼肉小心除去上面的刺,然后放到时莜萱碗里:“趁热吃。”
“我自己来,你不用给我挟。”
时莜萱从小吃饭都是自己顾自己,以前养父也会给她夹菜,但每次都会遭到养母和姐姐冷嘲热讽,过后还会有打击报复。
所以时禹城也就不再给她夹菜,她已经习惯了,现在简宜宁给她夹菜还细心的去除鱼肉上的刺,就感觉怪怪的很不适应。
“没关系,我不怕麻烦。”
显然简宜宁误会了,她还以为影子怕麻烦他,笑呵呵的继续。
盛翰鈺也挟一块虾仁放进影子碗里:“吃这个,对皮肤好。”
影子端着碗的手一顿,今天盛翰鈺发什么疯?跟着凑什么热闹?
简宜宁感觉到危机感,夹起一块糖醋里脊递到影子嘴边:“张嘴,这个糖醋里脊味道特别好,外酥里嫩,尝尝。”
她不想张嘴,不是用公筷啊,俩人共用一双筷子多脏啊。
盛翰鈺用公筷,排骨,羊肉……不停往她碗里挟,还学着简宜宁的样子:“尝尝这个,补脑的。”
“吃这个,对皮肤好……”
简宜宁都要气死了,好啊,跟我较劲是吧?
于是更加勤快给时莜萱夹菜。
俩人较上劲了,不一会儿影子碗里就堆满高高的,全是菜,根本吃不完!
她越是说不要,俩人就越是不停的,比赛一样给她献殷勤……
时雨珂站在窗外不远处,尖锐的手指甲在掌心都掐出血丝来,却感觉不到痛。
心里痛。
心里痛的要死,她更是嫉妒的发疯。
凭什么?
凭什么这女人长的不好看,还能得到这么多男人青睐,争着给她献殷勤?
嫉妒让时雨珂心里变得扭曲,她恨不能马上就毁了那个叫影梓的女人!
那天从盛家回去,半夜她就流产了!
开始肚子像是被人用手拧般的痛,痛的她在睡梦中硬生生被疼醒。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