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77章

……
在洗手间,时雨珂紧张的盯着上面的红杠,一条杠——等于没怀孕!
这个不准,换一个。
又打开第二盒试纸,还是一条杠!
时雨珂不死心,一个又一个给所有的试纸都打开用过,上面显示的全部都是一条杠,她这才死心。
果然是胃肠不合,不是怀孕。
失魂落魄走出洗手间,时雨珂脑子“嗡嗡”的,像个行尸走肉般往外面走。
“等下。”
柏雪叫住她,难得和颜悦色:“你这副样子自己开车回去我可不放心,虽然你和阿凯有缘无分,但从我家出去的,我总要对你负责。”
说完拉她坐下,递过来两片药和一杯温水:“给药吃了吧,你脸色太难看。”
时雨珂接过药片,就着水咽下去!
她还没从震惊中回过神来,否则就应该能发现药片有点不对劲……
……
王子酒店门前热闹的很。
江州几乎所有的豪车都往这边开来,几乎所有豪门商人都会参加今天的晚会!
也包括盛誉凯。
他和父母都接到请柬,但盛江俩口子没有,大家也没觉得有任何不妥,反正多年来那俩人就是小透明,已经习惯了。
王子酒店今天晚上金碧辉煌,不接待散客,整座酒店都被包下来,只为今晚的盛况。
其实按云哲浩和盛泽融想法,他俩更愿意给晚会地点安排在银座大厦!
那边是他们地盘,更是江州首屈一指的消金窟,举行宴会比在这边气派多了。
不过那三个人都不同意,说是银座是大本营,大本营轻易不能暴露在外人面前,要留一手!
客人们到酒店都需要请柬才能进入,但请柬并不收回,而是作为礼物送给客人留念!
没有一个人会给用过的请柬丢点,只因为这不是普通的请柬,而是用金箔制成的纯金请柬。
普通都是大红烫金,上档次也无非用铜版纸显得高级而已。
用纯金的金箔制成请柬在江州还是第一次见,想当年就连盛家老爷子最顶盛的时候都没有这么气派。
请柬上刻的是六点,基本到五点半客人们就都到齐了。
就连一贯用迟到彰显身份的盛誉凯都到了。
他今天来主要有两个目的:一是争取和顶盛合作。
二是打听下天马的影梓有没有男朋友?
这俩目的不管能实现哪个,对他都有莫大的好处。
想法很美好,到的也很早,只是等了半天只见到客人,主人们一面都没露!
越是看不见就显得越神秘,客人等的心焦但也都没闲着。
大家三五一群,窃窃私语:“哎,主人怎么还没到?”
“你说哪个主人?今天是顶盛和天马俩家共同做东请我们来,这可是两家公司,不会是同一个主人吧?”
“不会。”
“简家没那么大能耐,简宜宁要是有这么大能量还用藏着?早就使出来了。”
“就是,你没听说他在天马也就只是个跑腿的,真正的BOSS是个女的,岁数好像还不大……”
“顶盛老板会是谁?会不会也是那个女的?”
“应该不会,这两家虽然发展都挺快,但是走的路子不一样……”
谈论的很热闹,各种版本的可能性说出来好多种,只是大家只是说的热闹,答案迟迟不能揭晓就让大家更急了。
心急就有人埋怨,埋怨主人一个都不露面,哪怕天马的简宜宁出现也行啊。
出现一个,大家就有打听的对象了。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