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74章

影子肩膀一抽一抽的,眼泪哗哗流,然后就控制不住自己跑出去了。
“我去看看她。”简宜宁追出去。
他是唯一知道影子真实身份的人,也知道影子是触景生情。
出去一看,她并没跑远,躲在墙角哭的正伤心呢,简宜宁跑过去递上纸巾:“擦擦,别哭了,你要控制情绪,这样很容易被看出来的。”
影子点头,边哭边道:“嗯,知道,我不哭。”
说是不哭,但还是很伤心。
简宜宁半认真半调侃:“肩膀借你,随便靠。”
“呜呜呜……”
影子就真靠在简宜宁肩膀上尽情的哭起来,在没有看见时禹城之前,她觉得自己很坚强,也觉得在外面很自由。
当影子比当时莜萱自在多了,想干什么干什么,想去哪里去哪里。
但每次看见时禹城,她都深受感动,都深深的自责!
父亲很爱很爱自己,从自己“丢了”到现在才两个月而已,他头上就几乎全是白发,背也愁的佝偻了,看上去能老了二十岁。
这些都是跟她担惊受怕,日夜牵挂才会这样,时莜萱心里有数。
她不敢想,要是被父亲知道自己根本没丢,距离他不远就是不出来见他,他该得多伤心呀!
简宜宁见怎么都哄不好,随口道:“影子你真不能继续哭了啊,今天可是盛家老爷子葬礼,你哭成这样,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哭老爷子呢。”
这句好用,马上收到立竿见影的效果。
时莜萱不哭了,简宜宁说的对,自己这副模样确实容易被人误会。
误会成她和盛翰鈺有什么就不好了,毕竟不是最亲近的人,谁会在朋友长辈的葬礼上哭成狗?
葬礼后,老爷子入土为安。
随后第二天,江州市几乎所有商界人士都接到一张神秘的请柬!
邀请大家三天后参加顶盛集团和天马集团联合举办的酒会,请柬上说的很客气:敬请各位莅临!
一定莅临啊,这个根本不用考虑,虽然还不知道请柬是谁发的,但顶盛集团大名如雷贯耳,众人向来都是只闻其声,却还从来没见过顶盛背后的大老板。
江湖上只有顶盛的传说,从来没见过BOSS的真容,现在BOSS马上就要露面了,这让江州几乎沸腾!
何况还不只他一个,还有天马背后那位传说中投资鬼才的合伙人,一样让众人好奇不已。
本来大家都以为天马是简宜宁一手创办,但简宜宁却说自己有合伙人,那些经典案例,赚的盆满钵满的项目基本都是合伙人手笔。
但是他合伙人是谁?
却迟迟不让露面,而这次大概会一起见到俩位终极大BOSS,让人想不激动都难。
……
盛家大宅。
“伯母求求您,您就让我见阿凯一面,我那天真是被我爸硬拽走的,我不是有意的……”时雨珂站在大门外泪流满脸,苦苦哀求。
这已经是她第三次过来了,但每次都连大门都进不去!
那天在新闻发布会上,时雨珂先是在监控里发现盛翰鈺一行人,却没发现时禹城找到她住的房间。
为了讨好盛誉凯,和他鬼混,时雨珂一直说谎住在表妹家,却忘记了和表妹串通!
江司微到时家找时雨珂玩……于是时禹城才发现女儿一直都在说谎。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