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68章

时雨珂心里刚有点窃喜,窃喜盛誉凯还是最在乎她。
好死不死这一幕却被未来公婆看见,她急忙从盛誉凯怀里钻出来,陪着笑脸:“伯母您误会了,我眼睛里进沙子了,阿凯帮我吹眼睛里的沙子呢。”
柏雪从鼻子里“哼!”一声,阴阳怪气道:“有些女人啊,就惯会说一套做一套,不过你那套对付男人行,可糊弄不了我。”
时雨珂没说话先流泪,委委屈屈:“伯母您这话是什么意思?雨珂不懂。”
“不懂?我看你是装不懂吧……”
盛海父子俩都不想在这种时候,俩个女人发生口角,急忙各自管好自己的女人,没让她们继续交锋下去。
九点三十分。
王子酒店地下停车场悄悄驶进几辆黑色帕萨特,今天参加发布会的基本全是记者,记者开这种车太普遍了,所以根本没人注意到。
车在位置上停好,打头的那辆车里坐着五个人——四男一女!
影子坐在副驾驶东张西望,担心的对简宜宁道:“你说我们不会在进门之前就被赶出来吧?要是那样,昨天半宿就白商量了。”
简宜宁用看白痴的眼神看她一眼:“影子,我说你挺聪明一人,智商怎么突然就不在线了呢?我们带这些人干什么的?带他们来看热闹?”
别人没说话,但基本想的和简宜宁一样。
只有盛翰鈺一动不动在座位上,鹰隼般的眼睛直视前方,脸上也没有丁点表情。
影子从后视镜里看见他,突然觉得这男人还是戴墨镜顺眼,眼睛太犀利,犀利的让人不敢对视。
“翰鈺哥,我们现在上去不?”简宜宁觉得五个人在车里干坐着也不是事。
盛翰鈺:“不急,十点过五分再上去。”
知己知彼百胜不怠。
他了解盛誉凯每一个习惯,每次在这种重大场合他都会故意迟到五分钟。
去早了不能展示出他的排场,在盛誉凯的认知里,只有下属和位置卑微的人才会早到!
得让大家都等着他,才能满足他那颗膨胀的虚荣心。
从停车场到二十楼会议室有专门的电梯,正常情况下上去不会超过一分钟,但今天显然盛誉凯早有准备,停车场的电梯已经停止使用。
想去会议室只能走大门,大门口有保安看着,电梯口有人检查,出了电梯还需要有邀请函才能进入,层层关卡过去,基本需要十二分钟左右。
而那个时候,恰好盛誉凯演讲稿念个开头,想要表达的主要意思说出来了,需要详细解释的地方还没有来得及说,这时候他们进去打断就是最好的时机!
盛翰鈺给方方面面都考虑的很周到,在说计划的时候影子还不太相信,觉得能有这么玄乎吗?
但是,当几个人下车,走到大门口开始,影子就开始震惊!
所有遇到的问题,包括保安说的话,全都跟他分析的一模一样,连表情都没差!
当然时间也计算的刚刚好。
……
九点五十。
时雨珂第N次看腕上的手表,见盛誉凯依然和父母谈笑风声,终于忍不住开始催促:“阿凯,马上就到十点了,你还不准备出去吗?”
盛誉凯不满被打断,更不满被催促,瞪她一眼:“急什么?小门小户这意识是不行,太沉不住气。”
时雨珂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?
怎么提醒还有错了?
他们刚才还说这件事想了几十年,终于要成真了,怎么马上要宣布的时候突然就不急了呢?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