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66章

这几天两边传话,时雨珂对盛家的情况也了解的一清二楚。
按照盛海计划,盛誉凯出来后父子俩就给盛翰鈺彻底赶出盛家,连“遗嘱”上写的,去西北的机会都不能给。
这是要给盛翰鈺赶尽杀绝,不给他丁点喘息的机会!
然后盛誉凯就会是盛家新上任的董事长,整个盛家都牢牢把控在他手里。
所以时雨珂心态也变了,从开始想利用盛誉凯,借助他的手嫁给盛翰鈺,直接就变成想嫁给盛誉凯。
一个是盛家未来的董事长,前途不可限量。
一个是落魄的凤凰不如鸡,孰轻孰重,时雨珂心里那杆称早就已经称的明明白白。
更何况她对盛誉凯也不是一点感情都没有,要只是利用她也不会冒风险到警察局去送口信。
只是要求提出来了,盛誉凯会不会变卦,她心里并不是很有把握。
盛誉凯爽朗大笑,一把给时雨珂抱在怀里:“我当什么事呢?就这点小事?好,娶你。”
“真的?”
幸福来的太突然,突然的让她不敢相信是真的。
“当然是真的,但你得让我吃饱饱的再说……”
“讨厌。”
盛誉凯急不可耐,时雨珂半推半就。
当天晚上时雨珂没走,打电话回家“请假”告诉爸爸说在表妹江司微家里住,就糊弄过去了。
一晚上她用尽所有的本事讨好盛誉凯,憧憬着在不久的将来,自己就会成为董事长夫人。
……
简宜宁别墅。
三个人看看盛翰鈺,眼里都露出熟悉又同情的目光!
五年前那场大火后,他就是这副模样,只是当时坚持的时间更长,而这次三天就缓过来了。
当然这次是影子的功劳,之所以抓阄决定派人去请盛翰鈺出来,是因为几个男人心里都没谱。
他们还以为影子要用很久才能给盛翰鈺请出来,或者最大的可能就是无功而返!
她效率这样高,是几个男人意外之一。
意外之二就是短短三天时间,盛翰鈺就给自己弄成这副人不人,鬼不鬼的模样。
“盛誉凯怎么会一点事都没有?”盛翰鈺眉头皱的能夹死苍蝇。
简宜宁道:“张律师到警察局自首,将他以前说的话全推翻了,他又说遗嘱是真的,老爷子在这之前就想给盛家留给盛誉凯,他第一次说的话都是你授意,你逼迫他才那样说。”
提起这件事,几个人就生气。
尤其是云哲浩,更是气不打一出来,甚至这两天连对妻子说话都不愿意。
原因很简单,他太太马灵儿是张律师外孙女,太太也是被连累了。
“还有?”
盛翰鈺知道事情不会这么简单,只因为这件事盛誉凯放不出来。
几个人七嘴八舌,你一言我一语,反正给三天内发生的事情说明白了。
大宅里所有有价值的线索,都因为救火的原因被破坏的干干净净,盛誉凯解释说,让佣人们统一口径是为了减少不必要的麻烦。
“遗嘱”的事情,因为张律师主动到警察局承认错误,于是盛誉凯也洗脱嫌疑。
火葬场签字虽然不是盛翰鈺本人,但也不是盛誉凯本人,盛海给这件事担下来,他说和盛江商议过,兄弟俩共同决定的。
而调查到盛江,盛江居然一口承认,说这件事自己知道,确实自己同意的!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