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65章

“你爷爷的死也无所谓,反正都那么大年纪了,正好所有人都知道你伤心,顺便连失踪的时莜萱都不用找了,一举两得……”
影子知道简单刺激对盛翰鈺根本没有用,于是句句都是刀子,刀刀都往心脏上戳!
管家拽她衣袖:“你出去别说了,大少爷已经很痛苦了,你这样说话不是要他命吗?”
她和大少爷虽然名为主仆,实际上情分形同母子,没有一个母亲能在这种时候看儿子痛苦。
“你出去。”
影子不由分说给管家推出去,然后从外面关上门。
管家要往里面闯,心里对这个面瘫似的影小姐讨厌的不得了。
太冷血了,一个年轻女人丁点人情味都没有,以后一定嫁不出去!
“你干吗?”
影子守在门口不让进,对管家道:“你想让他永远这么沉沦下去啊?他现在需要的不是要什么给什么,而是快点清醒过来。”
盛翰鈺从书房出来,拉起影子就走。
影子抗议:“哎,你给我抓痛了。”
没反应,盛翰鈺像是听不见一样,更没有丁点怜香惜玉的心思,他现在只想给失去的三天找回来,不能让事情真相被掩盖。
……
王子酒店总统套房。
室内春光无限,一片旖旎。
空气中处处都充满着靡靡之音,好长时间才风停雨住!
时雨珂到浴室冲澡,盛誉凯半躺在床上仍然意犹未尽,点燃一支事后烟,吐出一口烟圈他对浴室喊:“哎,今天晚上就别走了啊。”
在警察局里憋一肚子火,现在出来了,怎么也得尽情的泻泻火。
浴室水声停止,时雨珂裹着浴巾从里面出来,巧笑嫣然嗲声嗲气:“盛董事长不会这样小气吧?我救你出来,你就这样感谢人家?”
“那你说想要什么?只要我能办得到,一定满足你。”盛誉凯盯着女人高出海平面的地方吞咽下口水,又有点控制不住了。
这次他能顺利脱困,时雨珂功不可没。
盛誉凯刚进警察局那会儿,确实有些慌,接连出了不少昏招!
眼看就要招架不住了,这时候时雨珂进来见他。
按正常程序,时雨珂是见不到盛誉凯的,但江州第一美女的光环在某些时候有特权,想要做点普通人做不到的事情还是可以的。
她是受盛海柏雪的嘱托,进来带几句话。
他们俩人的关系别人不知道,柏雪心里一清二楚,让时雨珂传话再合适不过了。
而且她身份是时莜萱姐姐,盛翰鈺大姨子,去见盛誉凯也便于撇清关系。
有她在中间通风报信,给盛海的话带给盛誉凯,让他快速稳住阵脚。
又将里面的情况传递到外面,方便盛海四处运作,查缺补漏,于是盛誉凯在警察局有惊无险的呆了三天,就被放出来了。
时雨珂听到他说“只要我能办到,一定满足你。”笑的更加灿烂,语调更柔:“阿凯,这可是你说的呀,男子汉大丈夫一诺千金,说话要算数的哟……”
盛誉凯心里涌出不详的预感,这时候他已经后悔刚才给话说的太满!
但刚说完,又不好马上反悔,他眼珠一转计上心来:“别废话,你说出来,只要老子做的到一定答应你。”
时雨珂扑过去紧紧贴着他,声音柔的能滴下水来:“娶我。”确实没有废话,言简意赅。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