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64章

影子抓起他的手,边查看伤势边让管家去拿医药箱过来。
“手没事。”他对自己伤势丝毫不在意,只催促影子继续刚才话题,盛誉凯为什么突然就出来了?
这两天他在家里不好过,盛誉凯在警察局同样也不好过。
所有的证据都对他不利。
盛誉凯聪明反被聪明误,太紧张所以画蛇添足了。
他威胁佣人说的那些话,那些统一的口径不只没有起到好作用,反而欲盖弥彰,暴露他想掩盖事实真相的目的。
还有伪造的遗嘱,老爷子重要的东西向来都是写好放在张律师那里封存,在他没想好公布之前不会让任何人看见,更别说还有签字这一说。
老爷子御用律师兼好友——张律师亲自证明这一点!
还有在殡仪馆火化是需要签字的,虽然签字本上的名字是盛翰鈺,但当时他还在医院昏迷不醒,种种迹象都表明是盛誉凯捣鬼。
这些事情都通过渠道传进盛翰鈺耳朵里,就在他以为很快能见到事实真相的时候——盛誉凯却被放出来了?
影子道:“你先处理伤口,我再告诉你。”
管家拿来医药箱,影子用小镊子一点点给扎在肉里的玻璃夹出去,然后拿出碘酒——管家对大少爷叮嘱:“大少爷您忍着疼。”
碘酒碰到伤口很疼,不过这点痛和盛翰鈺心里的痛比起来,根本算不了什么。
于是影子连棉签都没用,直接往伤口上倒!
“你太过分了。”
管家心疼的心都抽抽,盛翰鈺却连眉头都没皱一下。
碘酒消炎后,用纱布包上,最后一个动作还没做完,盛翰鈺已经迫不及待再次问:“盛誉凯为什么突然就出来了?”
影子:“不突然,那些人每天都在上蹿下跳的想办法,只有你在房间里什么都不做……不对,你也做了,三天喝光这么多!”
说着到窗边打开窗户透气,新鲜空气进来,盛翰鈺脑袋清醒了些,自言自语:“不对,这里面一定有猫腻,有人捣鬼。”
影子翻记大白眼送给他:“废话,谁都知道有猫腻,现在就看你想怎么做了?是躲起来好好的当你的鸵鸟,还是出去正面应对。”
盛翰鈺给自己关在书房里整整三天。
这三天除了向管家要酒,他不见任何人,不说任何话,也不做任何事。
大家知道老爷子的死让他受了很大刺激,也想给他时间独自疗伤,不过都已经三天了还不出来,就过分了。
盛泽融和云哲浩去找简宜宁商量,然后三个人在别墅汇合。
这也是云哲浩第一次看见影子。
盛家大宅着火的时候,云哲浩和太太在巴黎旅游,听到消息立刻坐飞机赶回来,他回来的时候盛翰鈺刚给自己关进书房里。
影子和云哲浩虽然以前没见过也没接触过,不过大家都是合伙人,利益共同体,所以达成共识也很容易。
四人一致认为:必须让盛翰鈺重新振作起来!
目的是一样了,但首先要做的事情得是让他先从书房出来啊!
于是抓阄,看哪个倒霉蛋第一个过来触霉头,影子就是那个“倒霉蛋”。
影子知道盛翰鈺这种人,安慰,同情他统统都不需要。
能让他快速振作起来的方式大概只有“刺激。”
见盛翰鈺没反应,她继续说风凉话:“大仇未报啊,不是不想是没办法呀……没事,我们大家都理解你,你好好的继续当鸵鸟哈,简怡心仇不用报,简家人不怪你。”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