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63章

……
盛海被记者团团包围,想走都走不了。
但这些问题他一个都不想回答,全是陷阱,怎么答都是错的。
是陷阱都不用脑袋想,而且太熟悉,因为这些都是他想出来的招数对付盛翰鈺,只是他怎么都想不到居然被用到自己身上来了!
“盛先生你怎么不回答?”
“不回答就是默认了吗?”
然后记者们自己商量:“既然默认就这样发吧?”
“发吧,你要是不敢我来第一个发,独家头条。”
……
然后记者们就都去抢头条了,盛海想阻止都来不及,就被简宜宁的人推到一边。
他好像什么都没做,就被坑了。
这样的剧情设计到别人身上很爽,但都落到自己身上,那种感觉很不好!
他不知道这一切都是影子搞的鬼,简宜宁在明面上控制场面,影子站在不起眼的角落里看似像在玩手机,实际上已经将这对父子俩暗中做的事情调查出来七七八八。
记者也是影子找来的,用的是简家名义。
简父在这件事情上百分百全力支持他们,不计成本,不管后果。
盛海在外面不好过,盛誉凯和柏雪在里面也同样不好受。
盛翰鈺没有废话,只是抓住一个问题不放——家里为什么会着火?
盛誉凯做贼心虚,前后回答不一致,马上就被发现端倪,并且抓着不放。
柏雪想替儿子糊弄过去,但被小儿子阻拦。
她说一句小儿子就怼一句,结果什么忙都没帮上,还差点气晕过去!
“报警。”
盛翰鈺下定决心。
……
盛誉凯被警察带走录口供,大宅里所有人也都要一个个接受问话。
盛翰鈺因为有不在场的证据,所以被免除嫌疑。
盛翰鈺别墅。
他给自己关在书房里,不让任何人进,桌上地上横七竖八立着不少啤酒瓶子,盛翰鈺缩在桌子底下继续往嘴里灌,早已经泪流满面。
他怀里抱着一副黑白照片,那是爷爷遗照。
他不能当着别人面伤悲,只能独自藏起来缅怀爷爷。
老爷子追悼会还没开,骨灰也没下葬,盛翰鈺发誓定要弄明白死因才让爷爷入土,否则老爷子在地下也不能安宁。
“笃笃笃”。
管家敲门:“大少爷,影子小姐来了,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跟您说。”
实际上影子并不想来,她来主要是手气不好。
四个人抓阄,她抓到了,所有就来了。
“什么事?”
影子在外面道:“盛誉凯被放出来了,无罪释放。”
“咣!”
手里的瓶子碎了,玻璃碎片扎进手里,盛翰鈺却丝毫感觉不到疼,只觉得恨意滔天,甚至有种毁灭全世界的冲动。
“你进来说。”
说完他发现进不来,因为他给门反锁了。
“等着。”
盛翰鈺从地上爬起来,爬了几下才成功,但刚迈出一步就跪在地上,腿麻了。
里面动静不小,影子有点担心:“盛翰鈺,你没事吧?”
“没事。”
说是没事,但门打开,看见他的样子还是给影子吓一跳!
才三天没见,他就给自己搞成这副鬼样子。
身上的衣服穿的像抹布,脏兮兮的还全是褶子,头发像是鸡窝似的乱糟糟,脸上虽然抹过还是能看出来哭过的痕迹,下巴上冒出青黑色的胡茬……
整个人也瘦一圈,憔悴不堪,手上还流着血!
“你受伤了?”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