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62章

简宜宁打人还振振有词:“盛誉凯我警告你,胡说八道是要负法律责任的,信不信我告你诽谤?”
盛誉凯信。
并且他还相信“诽谤”都是轻的,简宜宁以及简家还有更厉害的招数等着他。
这些年要不是顾忌老爷子,简家早就对他下手了!
他和简家是死仇,绝没有和解的可能。
既然不能和解,也就没必要虚以为蛇。
“你吓唬谁呢?简宜宁你带人上门挑衅,还要告我诽谤?公检法当是你们简家开的?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吗?”
“对,不服啊!”
简宜宁指指身后源源不断过来的车和人:“不服你报警啊,报警说我寻衅滋事,看是警察给我抓走还是给你抓走?”
他料定盛誉凯不敢——赌对了!
盛誉凯还真不敢报警,警察来一定会调查,虽然所有的证据都被破坏了,但做贼心虚他还是担心调查出别的来。
只是心虚嘴硬:“你等着,你跟盛翰鈺都是一伙的,你们害死我爷爷还要强占盛家,我不报警,我让记者来!”
那些记者拿了他的钱,当然会代表他说话,盛誉凯头脑并不笨,只是没用对正地方。
手机刚拿出来就被夺走了,他刚要发火再看抢电话的人盛海。
“爸爸,您……”
盛海没搭理他,难得从脸上挤出一丝笑意,对简宜宁道:“贤侄别跟这个不成器的东西一般见识,家里突然遭到这么大变故,他也是心急才乱说话,他有不对的地方我替他向你和女朋友道歉。”
说完对简宜宁和影子深深鞠躬,态度十分谦卑。
简宜宁知道盛海是什么样的人,外表谦卑骨子里不定还憋着什么坏呢。
“盛翰鈺和盛泽融呢?他俩说十分钟不出来就让我们报警,您看让人出来还是让我报警?”简宜宁似笑非笑。
“哦,我们在商量父亲追悼会的事情,本来是想你们也进去坐,既然贤侄不放心那就让他们出来吧。”盛海对儿子使眼色,让放人。
这种情况还想扣人根本做不到。
盛誉凯不甘心也没办法,他回到客厅让保镖松开几个人:“你们走吧,到外面别乱说话,爷爷追悼会还没开,老爷子一辈子要面子,最后一个面子给不给,你俩说的算。”
“大哥,我们走。”
盛泽融上前拽盛翰鈺,他没动:“你们出去,我要问清楚爷爷是怎么死的?”他到这来就是要弄清楚这件事情。
现在他还什么都没有问,一点头绪没有是不会走的。
虽然什么都没问,但问题却不少,盛翰鈺知道越早弄明白越好,晚了该有的证据都销毁,就真什么都调查不出来了。
但盛泽融不知道他想法,好不容易才有能出去的机会,他居然不走?
盛泽融给心一横:“好,你不走我也不走,我陪着你。”
张妈和司机都是盛翰鈺心腹,跟着他的老人了,见状也不肯给大少爷扔下,于是谁也没出去。
里面在对峙,外面也同样在对峙!
简宜宁的人已经给盛家大宅包围了,与此同时还派了很多记者过来,当场拍下里面的一切,记者就新闻里报出的内容采访盛海。
“盛先生,请问盛家接下来由谁掌管?”
“您早上说火化老爷子是大少爷盛翰鈺的决定,但我们调查到大少爷清晨还在医院昏迷不醒,请问您为什么说谎?是想隐瞒什么吗?”
“盛先生,现在外面有传言说盛家会落到您二儿子手里,这件事情您怎么看?”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