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60章

“妈,他不说您说,你们为什么要这样做?”
盛泽融仍然不放弃:“我不是多管闲事,都是盛家人分什么里外?爷爷说的对,家和万事兴,你们平时不是很赞同这句话吗?怎么到关键时刻就不一样了呢,我在外面念书当然没有念到狗肚子里,而是看不惯爸和二哥对爷爷话阳奉阴违,当面一套背后一套。”
“狭隘,自私,目光短浅……”
盛誉凯怒喝:“够了。”然后对手下吩咐:“给三少爷绑了,关回他自己房间去。”
“你敢?”
盛泽融没说完,后颈突然被重重挨了下,他软绵绵倒在地上。
……
十分钟过去了。
影子对盛翰鈺道:“喂,你三弟怎么还不出来,他不会被盛誉凯软禁起来了吧?”这个乌鸦嘴,一语中的。
“我看还是报警吧,否则就我们这几个人,他们要想对我们不利,只怕怎么死的外人都不知道。”
影子电话刚拿出来,大门打开,盛誉凯一家三口从里面出来。
“泽融呢?”盛翰鈺言简意赅。
盛誉凯没正面回答问题,而是对盛翰鈺道:“你回来的正好,我正好有事情要通知你,请吧。”
说着对三人伸手做出邀请的姿势,仿若盛翰鈺回大宅也是客人。
盛翰鈺抬脚就要往里面迈,简宜宁拉住他小声道:“翰鈺哥,小心里面有埋伏对你不利。”
“就是,让他有话在这说,不要进去。”影子也附和道。
“你俩在这等,我自己进去,如果十分钟内我不出来你们就想办法走。”
盛翰鈺并没有听俩人意见,跟着进去了。
……
影子急的跺脚,问简宜宁:“哎,我们现在怎么办?要不报警吧?”
简宜宁摇头:“报警没用,这种情况警察才不会管,我叫人来。”电话拨出去,是拨给简父的。
他称自己和影子被盛誉凯的人困在盛家出不去,问父亲怎么办?
简父没有一个字废话:“你俩低调,我马上带人过去。”
……
客厅里。
盛翰鈺仍然言简意赅,直奔主题:“泽融呢?还有张妈和我的司机,他们在哪?”
盛誉凯拿出“遗嘱”递到他面前:“签字,这是爷爷生前的意思。”
他淡淡扫一眼,笔迹确实是爷爷的,但内容就不一定了。
盛翰鈺没签,再一次强调:“人呢?给人交出来。”
“他们都好好的,你放心,只要签完字人就可以立刻带走,少一个头发丝怎么样都行。”盛誉凯皮笑肉不笑,基本等于挑明用人交换。
“卑鄙,泽融也是你弟弟。”
盛誉凯满不在乎:“不,他是你弟弟。”
盛翰鈺其实完全可以不签,但他还是没犹豫在上面唰唰签上自己名字。
然后将那份伪造的“遗嘱”往前一推:“把人给我。”
三口人没想到他会答应的这样痛快,顿时喜出望外。
盛誉凯小心翼翼给假遗嘱收起来,本来他以为要费一番周折,却没想到竟然如此容易!
只是目的达到,他还是反悔了:“大哥我刚才给你开个玩笑而已,你的人没在这,泽融在但他不能跟你走,他身上还有伤呢需要静养,不是你亲弟弟你不心疼我心疼……”
“你耍我?”
盛翰鈺突然闪电般出手,一把掐住盛誉凯脖子,一字一顿道:“我数十个字,十个字之内我看不见人,你就去见爷爷。”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