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59章

盛海见状不只没有心凉,还觉得颇为安慰,无毒不丈夫,他深信心不够狠做不成大事。
“我看见的,从头到尾都只有我一个人看见,你是不是也想杀我灭口?”
盛誉凯跌坐在地上,眼中的凶光已经一点都不见了,他擦着头上冷汗,对父亲道:“不会,您二老知道和我一个人知道是一样的,我是您们的儿子,您们不会出卖我。”
“行了,别说没用的,说说你接下来准备怎么办?”
三口人在房间里密谋,就这时候盛翰鈺他们回来了。
“停车。”
保镖拦住:“你们是干什么的?”
盛翰鈺没说话,盛泽融率先不满:“这里是我家,你们是干什么的?”
保镖语气客气不少:“请您们几位报上姓名,我们是盛总请来保证家里安全的保镖。”
“滚开,我回自己家还需要告诉你们姓名?笑话。”
盛泽融怒了,一向脾气很好的人被二哥的无耻行为彻底惹怒。
他手握在方向盘上,警告:“我最后一次问你们开不开门?不开我就要硬闯了。”
影子同时拿出电话:“我报警,谁知道他们是保镖还是抢劫犯!”
“别报警,我们也是奉命行事,这样您等我一分钟……不,三十秒……”
面相严肃冷酷的保镖,一吓唬就露出外强中干的样子了,中看不中用。
“你们坐好了。”
“嗡——”
盛泽融瞬间给车倒退几米,做出下一步就要一脚油门踩到底,准备冲过去的架势。
“开门,快开门!”
大门打开,几个人进了院子,下车后盛泽融就开始大声嚷嚷:“人呢?家里还有会喘气的没有?”
很快有佣人跑出来,看见几个人愣了下,然后就对盛泽融道:“三少爷您回来了?夫人和老爷在楼上。”
“你们在这等着我,我进去看看。”盛泽融让三人留在院子里,自己进去打探里面情况。
盛翰鈺拉住他:“你小心点。”
“嗯,大哥放心,他们不会给我怎么样的。”
……
盛泽融刚进门口,父母和二哥就从房间里出来。
盛海阴沉着脸:“你不在医院养伤,回来干什么?”
“爸,外面的报道怎么回事?还有讣告都没发,大家还没有瞻仰遗容,为什么就给爷爷火化了?这是不是都是他的主意?”
盛泽融用手指着盛誉凯,给一肚子疑问都问出来。
“混蛋。”
盛海呵斥小儿子:“在外面读那么多年书,都念到狗肚子里去了?家里发生这么大的事情,你帮不上忙还和外人合起伙来质疑自家人,你要看家里人不顺眼就给我滚。”
父子俩基本上每次谈话都会不欢而散。
“滚就滚。”盛泽融下意识就要走,刚扭头发现不对劲又转回来了:“您别逃避话题,现在还只是我在问,如果大哥来问,看你们要怎么收场……”
“啪!”
盛海甩小儿子一巴掌:“吃里扒外的东西,谁是你一个爹妈的亲兄弟心里没数啊?总是帮着外人对付自己人,少多管闲事,别以为你是我儿子我就不能给你怎么样。”
柏雪看在眼里,心疼在心里。
手心手背都是肉,俩儿子谁挨训她都心疼。
她推开丈夫护住小儿子:“你这是干什么呀,泽融不是年纪小不懂事嘛,你跟他好好说,父子俩别弄的像仇人一样。”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