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58章

盛泽融还想拦着,病房的门再次被推开。
只是这次进来不是记者,而是简宜宁和时莜萱!
“你果然在这,让我们好找。”简宜宁拍拍盛翰鈺肩膀:“需要我们做什么,说。”
时莜萱戴着的面具,被盛泽融一眼就认出来:“你是影子?你怎么也来了。”
影子简短道:“来帮忙,需要吗?”
“需要需要。”
盛泽融忙不迭点头,短短十二个小时内,发生了好多事,还有好多事需要他去做,正愁没有三头六臂可以解决,正好帮手就来了。
他让俩人在医院陪着大哥,自己先回去看看大宅那边怎么样。
本来昨天晚上到医院来的人不只他一个,盛江和盛誉凯也都被救护车送来处理伤势。
然而伤势最重的盛誉凯却在简单处理后就悄悄离开医院,天亮后就传来爷爷被火化的消息。
爷爷被匆忙火化就已经被让人生疑了,紧接着外面又传出这主意是盛翰鈺的主意……
不用想也知道一定是盛誉凯阴谋,盛泽融现在要回去就是要跟他对峙!
“我跟你一起走。”盛翰鈺一定坚持出院。
而且简宜宁和影子都支持。
简宜宁:“泽融这件事你压不下,我赞同翰鈺哥出面解决。”
影子:“装死没用,只有见到李逵才会知道谁是李鬼。”
既然俩人都这样说,于是他也只好同意,四个人一起回盛家。
……
盛家大宅。
院子外面大门紧闭,八个完全陌生面孔的保镖如临大敌一样守在门口。
大宅里静悄悄像是没人一样,只有杂物间偶尔会传出“乒乒乓乓”的杂音。
管家张妈和盛翰鈺司机被绳子捆的结结实实绑在椅子上,嘴上都黏着一圈胶布让俩人喊不出来!
时间已经是中午,客厅里灯还全部亮着,昨天参与救火的佣人全部都挤在餐厅里,管家正在训话。
他要求大家统一口径,按照刚才二夫人教的说。
不管是在当着警察还是记者的面,都要用同一套说辞,等这件事情结束,每个人都会多领三个月薪水,当然说错话被发现——直接辞退!
盛家的薪水在同行业是最高的,而且二夫人要求大家说的话也不是很过分,只是一点细节上要求统一口径,别的没有。
当然理由也很充分——为了家里稳定团结。
为了盛家不会动荡,所以大家要一起共度难关。
堵住佣人的口后,盛海一家三口在房间里聚齐。
柏雪关上门,拍拍胸口,这才急忙问儿子:“阿凯,昨天晚上到底怎么回事?”
盛誉凯心虚,不敢正视母亲目光:“什么怎么回事?您问这话是什么意思,我听不懂。”
“啪!”
盛海一巴掌扇在儿子脸上,盛誉凯被打懵了。
从小到大,因为他脾气性格最像爸爸,所以只有盛泽融挨打的份,父亲还从来没有动过他一个手指头。
“您,您打我?”
“我打的就是你。”
盛海阴沉的脸没变,只是现在气的铁青,用手指着儿子:“你,你这个畜生,连爷爷你都敢杀,还有什么是你不敢做的,以后是不是还要害死我和你妈?”
盛誉凯头上的冷汗顿时就下来了,他“噗通”跪在父亲面前:“爸爸,您,您怎么知道?是谁告诉您的?”
说着目露凶光,如果是佣人看见的,他马上就会动手除掉!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