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55章

她陪着大少爷一起来的,王颖芝这时候不敢过来为儿子出头,她敢。
她就算拼了这条命不要也不能让大少爷再被欺负,旁观者清,她刚才在旁边早看出来二老爷先发制人就是没安好心眼。
既要打人又要往大少爷身上泼脏水,好歹毒的心思!
盛泽融也在旁边一直喊:“爸爸您不能这样,不能打大哥,不关大哥的事……”
但他很快从地上爬起来,先是看二叔一眼。
盛海下意识就想往后退。
不过盛翰鈺没还手,甚至都没有再看他第二眼,而是跌跌撞撞往人群扑过去!
人们自动让开,他“噗通”跪在白布面前,颤抖着手想抬起来揭开白布,但终归还是没有勇气。
“翰鈺,你爷爷走了。”
盛江哭泣着扑过来一把抱住儿子,突然嚎啕大哭。
他看上去比盛泽融还狼狈,身上的睡衣已经脏的看不出颜色,还几处都被刮破。
额头受伤了,脑袋上随便包扎着纱布,血已经浸染出来,纱布上鲜红一片。
脸上,身上还有几处都有剐蹭,只是伤势不太重也就没管。
盛江对自己伤势并不是很在意,他在意的是以后要咋活?
他活了五十多年,从小到大都是父亲给他做主,他早就已经习惯了。
习惯了生活的方方面面都依靠父亲,现在突然失去主心骨,盛江的天塌了,无助又彷徨。
刚才他一直守着父亲的遗体,既难过又害怕!
难过没有给父亲救出来,害怕以后日子要怎么过?
看见儿子过来,盛江仿若主心骨又回来了,他像抓住救命稻草一样抱住儿子不撒手,说什么都不能松开,现在儿子是他唯一的希望了,以后他必须跟着儿子过。
“你别胡说,爷爷没死!”盛翰鈺从牙缝里艰难的挤出几个字,尽管心里已经有了答案,却仍然不愿意相信。
盛江哭声更大:“你爷爷死了,以后你没有爷爷,我也没有爸爸了……”
“闭嘴,再胡说我就跟你翻脸。”盛翰鈺用尽力气才低吼出声音,牙齿更是咬的“咔咔”作响。
盛江闭嘴,再不敢多说一个字。
但只是他一个人闭嘴没用,盛誉凯对着盛翰鈺吼道:“盛誉凯你少在这逞威风,大伯为救爷爷受伤了,你连问都不问一句还对他吼?”
院子里又进来几辆车,敏锐的记者赶到。
下车记者们就四处散开,采访盛家的人,拍着火后的大宅……
本来他们还想进宅子里去拍,却被警察拦住了。
院子东南角发生的一切,也很快被记者捕捉到,摄像机在盛翰鈺身后悄悄记录下这一切!
盛翰鈺没注意,他注意力都在爷爷身上,所有人都说爷爷死了,他不想听,更不想信。
但盛誉凯发现记者在偷拍,于是他更加大声:“爷爷死了跟你拖不了干系,你少假惺惺装腔作势了,着火的时候你在哪?家里男人为救爷爷都受伤了,只有你好模好样的出现在这里,你现在回来做什么?人都已经没了……”
他吼的很大声,并且“情深意切”。
加上盛誉凯本人也确实很惨,身上多处受伤,脸上也有处烧伤还没处理。
被他这么一嚷嚷,很快节奏就被带偏了。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