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54章

他已经猜到事情可能就是自己想到的样子,但仍然不愿意承认,更不想听见从三弟嘴里说出来。
盛翰鈺像个鸵鸟一样企图给头埋在沙子里,不想不听更不问!
可惜他这个想法注定破灭,盛泽融顾忌大哥感受,怕他难过,但不代表别人也会这样想。
盛海拨开儿子“啪”狠狠在盛翰鈺脸上扇一记耳光。
阴沉的眼睛平时总是眯成一条线,现在却瞪的溜圆,对侄子发火:“你终于来了,啊?你还有脸到这来?老爷子生前最疼的人就是你,他在最需要人的时候你在哪呢,啊,在哪呢!”
盛泽融给父亲推开,急的不行,小声哀求着:“您这时候这样不是添乱吗?爷爷停在这,大伯二哥受伤还需要去医院,火灾原因也要调查清楚,这么多的事情哪一样都急需处理,您现在还刺激大哥干什么呀……”
盛海刺激盛翰鈺是故意的,他这样做自然有他的道理。
因为半夜书房发生的一切,别人不知道却没有逃过他的眼睛!
在盛誉凯关门之前发生的所有一切,都被盛海躲在柱子后面看见了,但他没有阻止,现在更是准备帮着隐瞒。
“起开,不分里外的东西,胳膊肘总是往外拐。”盛海对小儿子不满,狠狠瞪他一眼。
更是吩咐保镖:“给小少爷抓住,别让他跟着裹乱。”说完一步步往盛翰鈺走近,摩拳擦掌准备打他一顿。
盛翰鈺愣怔在原地,双眼一眨不眨盯着人们中间,被白布盖着的人形轮廓上面。
轮廓熟悉又陌生,白布下面的人是谁他很想知道又特别害怕知道。
刚才二叔和三弟说的话,他一个字都不想听,却还是字字都扎进心里。
爷爷死了。
盛翰鈺脸上有湿湿的液体滚过,有点热,有点咸。
他脚像是被钉在地上一样挪动不了分毫,实际上他很想冲过去掀起白布看看下面的人是谁,更想证明他们这样说只是吓唬他而不是真的。
爷爷没死,爷爷怎么会死呢?
下午老爷子还给他打电话,打电话给他狠狠骂一顿,骂他自私没出息。
为了儿女情长连家族都不顾了,老爷子还说如果他继续一意孤行的话,盛家的财产不会给他一分钱,让他到大西北喝西北风去……
无所谓,这些盛翰鈺都不在乎。
他现在只想让爷爷平安无事,只要老爷子好好的,他什么事情都可以答应。
喝西北风就喝西北风,他盛翰鈺会向爷爷证明,是金子到哪都发光,给他放到哪里都会赚来源源不断的财富!
只是这些当时他没说,现在说还来得及吗?
现在说爷爷能听见吗?
如果能,听到他这些肺腑之言,爷爷会是开心还是不开心。
开心的时候爷爷不会夸奖他,只会用手捋着胡子笑笑,说一句:“还可以,不许骄傲。”这就是最大的奖励。
不开心的时候就给他骂一顿,骂的越狠却是爱的越深!
“咣!”
盛海迎面一拳砸在盛翰鈺面门上,他踉跄下但没摔倒,目光有瞬间的恍惚却很快还是直愣愣的盯着地上躺着的人。
“咣咣”又是两拳。
盛翰鈺嘴角渗出鲜红的血迹,身形踉跄着终于被打倒在地。
“你干什么,再打他一下我跟你拼命!”管家冲过来拦在两人面前,不让盛海再靠近他。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