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48章

她在国外各种顶级金融论坛活蹦乱跳,眼光毒辣,言论老练的像个搞了几十年金融的老学究。
所以在很长一段时间里,简宜宁都以为影子是个沧桑世故的中年男人!
简宜宁问,时莜萱也不隐瞒,给自己一切都和盘托出。
从小时候父母双亡,然后被时禹城收养,养母侵吞财产还想害她性命。
养姐更是嫉妒她聪明,几次三番要害她,她这才不得已装傻,开始是为了逃过一劫,但后来装着装着竟然习惯了。
因为她是“傻子”了,养母对她宽容很多,姐姐虽然经常拿捉弄她取乐,实际上她却从来没有吃过亏……
在简宜宁眼里应该是很悲惨的事情,却被时莜萱用调侃的语气讲出来,就连替嫁这样羞辱的事情,她都讲的妙趣横生!
简宜宁现在明白了,当初影子为什么定位的地址是盛翰鈺别墅。
他一直以为影子是没地方去,伪装身份在盛翰鈺别墅里,结果她是盛翰鈺娶的傻子妻子,怪不得住在别墅里。
他一直以为影子跟他聊天的时候是坐在宽敞明亮的大办公室里,原来却是躲在柱子后,衣橱里!
从最初的震惊中回过神,简宜宁开始对影子满满的都是心疼。
他突然抓住她的手:“影子,以后让我……”
“照顾你”几个字没说出来,电话就响起来,响的很不是时候,简宜宁再一看来电人——更不想接!
“盛翰鈺呀?”
时莜萱眼尖,看见了。
“嗯。”
他正要切断,却被阻止:“接呗,看看他要干什么?盛翰鈺很信任你的,正好有什么信你告诉我。”
她既然这样说了,于是简宜宁接通:“什么事?”
盛翰鈺:“你见过时莜萱没有?”他吓的差点给手机扔地上。
定定神,简宜宁道:“你找人找魔怔了是不是?寻人启事发的全国都是还不过瘾?找人居然找到我这来了,我没看见。”
盛翰鈺:“我说的不是现在,是以前。”
“以前更没有。”简宜宁挂断电话。
“嘀铃铃——”
铃声重新又响起,他不想接,于是就响起来没完。
“接吧,盛翰鈺不会随便给你打电话的,他一定是发现了什么,你问问他想干啥?”
时莜萱可怜巴巴眨巴着大眼睛,盛翰鈺电话他可以不接,但是她的要求,简宜宁无法拒绝。
于是接听,盛翰鈺道:“一个多月前,你早上去滨江路干什么?”
滨江路就是那次简宜宁去接时莜萱的地方,也是第一次他第一次见到影子真正长相的那个清晨。
“遛弯,看风景,晚上睡不着早上开车瞎溜达,怎么地你不让啊?”简宜宁打定主意不会给时莜萱说出来,就算他抓到证据也不说。
“嘟嘟嘟——”
盛翰鈺什么都没说,给电话挂断。
时莜萱心里总觉得七上八下不踏实,于是告辞:“我回去看看什么情况。”
“回去,你回哪?”简宜宁发现不对劲。
“回你别墅。”
时莜萱顿了下,还是说出实话:“盛翰鈺现在住你别墅,还有你出国那些天,他也一直在。”
简宜宁拦在她面前不让走:“等会儿你给话说明白点,什么叫我出国的那段时间他一直住在我别墅?和你在一起?”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