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44章

他不愿意,心里想着现在都什么年代了,老不死的还用旧社会那一套?
盛誉凯心里就算再不愿意,在面上也没有表露出分毫,“噗通”跪下:“爷爷您消消气,千万别动怒,生气对您身体不好。”
“知道我为什么让你跪下吗?”
盛誉凯心里跟明镜似的,却摇头:“孙子不知道,还请爷爷告诉我。”
“不知道?我看你是装不知道!”
老爷子不怒自威:“盛誉凯,你最好别在我面前耍你那些小心眼,你以前做过的事情我都一清二楚,这些年保着你无非你是我盛家子孙,平时也还算听话……”
人老话多,老爷子絮絮叨叨说起来有点没重点,盛誉凯就跪的笔直耐心听着,一句都不顶嘴。
老爷子见状,气也就消了大半。
但该说的还是得说,铺垫完了说道正题:“你大伯母突然找不到了,是你的主意。”不是问,而是肯定。
“我没有啊,爷爷这不关我的事情。”盛誉凯一口否认:“这话一定是大哥和您说的吧?他说谎,您想啊,大伯母和大哥才是一家人,她们母子一定更亲近,大伯母怎么会听我的坑大哥呢,这一定是他们母子设下的圈套诬陷我,爷爷您可不能上当……”
老爷子闭上眼睛,心想刚才说那么多全都白说了。
这个孙子是从心里就坏掉,没得救。
于是他不再废话,直接说处理决定:“回去后你给手头的事情整理下准备交接,下个月去西北开发那边市场。”
“不,爷爷我不去,我不去西北……”
盛誉凯现在才终于慌了,他想过事情会败露,也想过爷爷会惩罚他。
但怎么都没有想到会惩罚的这样重!
西北那边什么都没有,说是去开发市场,实际上就是发配过去自生自灭……
“事情就这么定了,我是通知你,没想跟你商量,也没有你讨价还价的余地。”老爷子态度很强硬。
……
工人们白天晚上连轴转,工程进度很快。
湖底的水已经全部抽干,人们在湖里细细排查了三遍,但一点收获都没有。
别说人,就是跟时莜萱有关的东西也是一点都没有!
没有新的证据就不能立案,警察又详细询问发现狗熊公仔的全过程,觉得只凭这一样东西证据不足。
施工队和警察都撤走了,但盛翰鈺和王颖芝还被限制行动区域,近期都不准离开江州。
警察离开,盛家人和时家人也都离开盛翰鈺别墅。
人刚走,盛翰鈺就让人给别墅大扫除。
主要是盛誉凯和时雨珂住过的房间,家具全扔出去,都换成新的。
那俩个人,他嫌恶心。
……
盛翰鈺带红色箱子回到对面别墅的时候,时莜萱一颗心落回肚子里。
见他没事就好,虽然瘦了一圈,但没被警察带走,在时莜萱的心里就叫没事。
“呀呀,这是谁啊?”
时莜萱心里虽然放下,嘴上却没打算轻饶。
她绕着盛翰鈺走两圈:“哎,我听说你给你太太杀了?真的假的?”
“闭嘴。”
盛翰鈺到这边来就是想清静点,这两天这样的话听的耳朵都要起茧子了,结果见到影子她也提!
“凭啥?我就不闭嘴。”
影子继续:“我发现这个世界上最复杂的生物就是男人,嘴上说一套实际上做一套,心里还想另一套。”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