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33章

江雅丹却缓缓睁开眼睛,“醒”过来了。
“你们要送我去哪?”
她“虚弱无力”,却字字清晰:“我哪里也不去,就在这等我的萱萱回来,我可怜的女儿啊,到底是丢了还是被人害了?苍天啊,呜呜呜……”
干打雷不下雨,江雅丹只是嚎的“伤心”,却一滴眼泪都挤不出来。
王颖芝这时候吓的缩在墙角瑟瑟发抖,恨不能变成小透明,让大家都看不见她才好。
从看见那只狗熊公仔起,她就认定时莜萱一定是死了,更担心别人会把时莜萱的死算在自己身上!
毕竟当初傻子是她给赶走的,最要命的是赶走前俩人在湖边发生的冲突,别墅里佣人保镖全都看见了,这件事要真认真追究起来,有人证有物证,她百口莫辩!
王颖芝哭了,她是真心实意的哭。
眼泪像是断了线的珠子扑簌簌往下落,止都止不住,当然不是为了别人而是为自己。
柏雪不会放过任何一个能打击大房的好机会。
何况这样一个绝佳的机会!
她不阴不阳开口:“开始阿凯怀疑一句就被定性为阴谋论,弄的像是我们有多不怀好意一样,现在公仔发现了,距离发现人也就不远了吧?”
盛海没说话,更没有阻止妻子。
于是柏雪火力全开,全是冲着王颖芝和盛翰鈺去的,江雅丹也就闹的越来越凶……
时禹城先是呆愣愣坐在沙发上一声不吭,然后突然又往外面跑去!
“拦住他,快给他拽回来!”老爷子气急败坏。
时禹城飞奔出去,直接就要往湖里跳,他不想听她们阴阳怪气的说话和推卸责任,只想翻遍整个人工湖,活要见人死要见尸……
不过没等他跳下去,就被保镖拽了回来。
老爷子承诺他等天亮就派打捞队过来,给整个湖水抽干找人,时禹城这才作罢。
警察给盛翰鈺做完笔录没给他带回警察局,却也留了下来。
虽然在湖边捡个狗熊公仔,但也不能因此就证明时莜萱死了,不过盛翰鈺和王颖芝都被作为嫌疑犯限制出行自由,得随时接受调查!
……
天亮了。
客厅里的最后一盏灯熄灭的时候,工程队开了进来。
除了工程队,警察也来了不少,随时监督工程进度。
人工湖被整个围上,四架大功率水泵轰鸣着开始工作,浑浊的湖水被源源不断从湖里抽出来排到外面!
“啊啊啊啊啊——”
时莜萱从杯子里钻出来,一把扯下脸上眼罩,闭着眼睛抗议:“有病啊?大早上拆房子还是盖房子,就不能消停点,让人睡个好觉就这么难吗?”
她赤足从床上跳下来,到窗边往外面看——瞬间清醒!
须臾瞪圆眼睛:我去,这是什么情况?
外面好多警察,还有好多穿施工队制服的人。
要是盖房子,给湖围起来干啥?
她不知道外面发生什么事,回来洗过脸戴上面具,又在面具上抹上特殊化妆品,穿戴整齐出去看热闹了。
路过盛翰鈺房间,也没忘记敲门:“笃笃笃。”
“喂,你在吗?”
里面没动静,应该是没在。
昨天晚上他出去后,好像根本没回来。
下楼梯,她正准备出去,简宜宁匆匆进来拉着她就走:“快跟我走。”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