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26章

老爷子的书房有严格规定,不许女人进,就连打扫卫生做清洁都是保镖的事情,老夫人活着的时候就立下的规矩。
柏雪看热闹不嫌事大:“傻眼了吧?连传家宝都送出去了,现在八字还没有一撇,我要是你就不会那么心急。”
“你怎么知道我将传家宝送出去了?”王颖芝瞪大眼,不由自主抚摸手腕。
那枚镯子确实是老夫人传给她的,也确实算是传家宝。
也是她唯一能比的过柏雪的资本了,当时送给时雨珂算头脑发热,但很快她就后悔了。
后悔又不好回去要,现在被柏雪指出来立即慌乱的不行。
“切。”
柏雪轻蔑的藐她一眼:“时雨珂戴着你镯子,现在在外面到处吹嘘是你送给她的,你哭着喊着求她给你当儿媳妇,全江州都知道的事情,就你还被蒙在鼓里。”
“时雨珂,太过分了!”
她立刻去给时雨珂打电话,要当面质问她怎么能胡说八道。
明明是她们母女上门求自己的好吧?
结果在外面却反过来说自己求她,怎么可能,她不嫌弃时雨珂,时家人就应该烧高香拜菩萨保佑才对。
王颖芝找不到重点的毛病又犯了,她气咻咻拨时雨珂号码,电话却关机打不通!
然后又拨给江雅丹,这次通了。
只是没说两句,就被江雅丹点醒:“亲家母您先消消火气,我用人格担保雨珂绝对没有在外面说过那样的话,就像您说的八字还没一撇,雨珂要在外面嚷嚷事情不成吃亏的可是她啊,她没那么傻,不会的。”
“您别怪我多嘴,您那妯娌是不是跟你不合啊?会不会是看不得我们俩家好所以故意挑拨离间啊……”
很明显的事情,还得江雅丹点拨,她才恍然大悟。
想想是这么个理,于是又要马上去找柏雪理论!
儿子眼睛无恙,她的腰板顿时挺直许多,自己觉得可以和柏雪分庭抗礼,不需要再怕她了。
但却被丈夫拉住:“你给我消停点,儿子好不容易回来一趟,却连话都懒得和我们说,怎么回事你心里没数啊?还要折腾,还要折腾,你是要把最后那点母子情分都弄没是不是……”
老实人轻易不发火,偶尔发一次还挺吓人的!
反正在盛翰鈺走之前,王颖芝一直都没敢出幺蛾子。
日落黄昏,盛翰鈺才回到别墅。
水位有点降下去了,佣人们都在清理大水褪下后的淤泥。
只有时莜萱站在窗边懊悔,懊悔不给仔仔扔掉就好了,谁知道盛翰鈺走了就一直不回来,有这么长时间藏哪不行啊?
“管家怎么不在?”盛翰鈺回来就发现别墅里只有她一个人。
时莜萱翻一记白眼给他:“我可用不起你管家,脾气比你还大,敲个门差点给大门拆了,我让她回去了。”
盛翰鈺没再说话,径直到杂物间查看。
看见上面的锁头,他问影子:“钥匙呢?”
“我怎么可能有钥匙?神经病吧你?钥匙问你管家去呀,来了二话不说又砸门又锁门,盛翰鈺你是不是忘了这是简宜宁地盘,不是你盛家的产业。”
“你们在别人家里也太嚣张了吧?我已经给简宜宁打电话告诉他这件事,等他回国你自己和他解释,我可不背锅……”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