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19章

外面的雨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停了,乌云散去,月亮露出半个头。
微弱的月光透过窗户照进来,足够她看清男人硬朗的脸部线条和俊朗的五官。
时莜萱承认盛翰鈺长的确实帅,这张脸比明星也不差分毫,看着就爽心悦目,还有钱多金……怪不得这两天上门的人络绎不绝!
要不是他心里有简怡心,时莜萱觉得和他过一辈子也行……不对,想哪去了?
她拍拍自己的脸,脸又开始发烫,呼吸也有点急促!
不对,好像呼吸急促的人不是自己,盛翰鈺也脸色发红。
她伸手在他额头上摸下,发烧了!
再看他身上的衣服才发现,他就是穿这身冲进大雨里给自己拽回来,然后她洗了热水澡换了干衣服,他好像给她煮红糖姜水……
一定是那时候淋雨着凉了,时莜萱从床上下来从柜子里拿出医药箱。
纱布剪刀碘酒……感冒药也有,但一看生产日期早过了。
药不能吃也不能眼看着他发烧。
时莜萱到厨房烧水切姜煮姜汤,滚烫的姜糖水煮好,刚端进房间,盛翰鈺就问:“你去哪了……”
“能去哪啊,给你煮姜汤,醒了正好,起来趁热喝!”
“让我好找啊,我找了你好久好久都没没找到,怡心你在哪……你去哪了啊……”
“不要离开我,你不要跑!”
合着她会错意,盛翰鈺不是在跟她说话,他在说胡话,想念简怡心。
时莜萱伸手再次摸上他额头,热度比刚才还要厉害,额头滚烫却一点汗都没有,这样下去会烧坏内脏的。
不行,没有药现在只能物理降温了。
她伸手去解他衬衫扣子,腰却被男人紧紧搂住:“不要走,不要离开我……”
“松手,我不是简怡心,我是影子。”
时莜萱使劲挣脱,男人手却像是铁钳一样给她桎梏紧紧的,费力挣扎好一会儿都没挣脱,还给自己弄出一身汗。
俩人现在的姿势很暧昧,这已经很让她尴尬。
但更尴尬的事情还在后面,盛翰鈺开始亲她,试图紧紧和她贴近在一起。
“啪!”
时莜萱气急,一记耳光扇在盛翰鈺脸上。
“发烧就可以胡作非为吗?”
“就不该管你,让你烧死才好呢!”时莜萱气咻咻瞪着他,发脾气。
如果是平时,盛翰鈺可能会有不同的反应,但他一定不会哭!
现在他哭了。
他眼里涌出眼泪,声音自责的不行:“对不起,都是我的错。”
“我不应该一个人独活,应该让我烧死……”
天地良心,她说的“烧死”不是那个“烧死”好吧!
不过就算她现在解释,盛翰鈺也听不进去,他浑身烧的滚热,说的全是胡话。
平时跩的不行的人,现在脆弱可怜又无助!
虽然知道他现在不清醒,虽然知道他所有的话都是对简怡心说的。
但他的样子还是激起时莜萱同情心,她打来一盆冷水,用毛巾给他擦额头,手心退烧。
冷水擦温了就换一盆,连续换了几盆水,他身上的温度终于没那么热了。
也不再说胡话,只是呼吸仍然很重。
姜糖水早就已经冷了,时莜萱换了一杯温水,用汤匙一点点喂给他喝……
天边露出鱼肚白的时候,盛翰鈺烧终于退了。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