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16章

时莜萱憋住笑,到盛翰鈺面前道:“我一会儿准备洗衣服,你有换下来的衣服吗?我顺手一起洗了。”
影子突然变得“贤惠”起来了?
盛翰鈺觉得这概率基本没有,她不一定憋着什么坏呢。
于是拒绝:“不用,一会儿张妈送饭过来让她洗。”
“哦!”
她答应着上楼,很快楼上传来惊叫声,然后影子“蹬蹬蹬”下楼道歉。
“对不起对不起,我想给你晒晒被子,却不想打翻水杯,被子都湿了……要不这样吧,你让管家送饭的时候再顺便给你带床被子,还有床垫!”
盛翰鈺没理她,到房间查看。
好家伙,偌大的被子几乎湿了多半床,当然床垫也是湿哒哒睡不了人。
床头的杯子确实掉地上摔碎了,但这么多水应该是用盆泼的。
从对面往这边拎食盒还凑合,若是大张旗鼓拎被子抬床垫闹的动静就太大了!
她为了赶走盛翰鈺,已经无所不用其极。
“你抱被子出去晒,晚上如果晒不干你就跟我换房间好了。”盛翰鈺淡定道。
时莜萱抗议:“喂,你这人怎么这样?我是女的哎,对女人你就不能绅士点?”
“不能。”
她差点气的仰倒,但还是乖乖给被子抱出去晒。
时莜萱和盛翰鈺接触不多,但知道他说话算数,说不会绅士就一定没有尊重女士的良好品德!
被子不晒干,晚上自己就要没被子盖。
管家按时送来早饭,早点是豆浆油条,小笼包二米粥煎蛋培根还有几碟凉拌小菜。
时莜萱对盛翰鈺唯一满意的地方,就是他有个会做饭的好厨娘。
吃完早饭,俩人各自占据客厅一角,人手一只笔记本上网办公,互不打扰。
天色不知道什么时候渐渐阴暗,很快外面狂风大作,豆大的雨点砸下来!
“完蛋,被子还在外面晒着呢。”
时莜萱一声哀嚎,放下笔记本就往外冲,冲到外面她就后悔了。
雨点夹杂着冰雹,冰雹落在地上有鸽子蛋大小,砸在头上生疼生疼的。
她要往回跑,被子不要了,现在就算是跑过去也是湿透透的。
她没想到雨会这样急这样大,就像是往下倒一样,密集的都看不出方向。
于是跑错了,本来往大门跑,却去了后院的方向。
发现错了她再拐回来,头顶上的冰雹突然没有了,身边突然多个人。
盛翰鈺用衣服替她挡着头,拖她往回走。
他好像还在吼些什么,风雨声太大了没听清。
“咳咳——”
时莜萱想说“你怎么出来了?”
一句话才开腔,大风就呛进嘴里,呛的一个劲咳嗽。
风雨冰雹越发大起来,要没有盛翰鈺揽着她,时莜萱都能被大风吹跑!
盛翰鈺揽着时莜萱给她拽回来,拽了两下才关上门,风雨被隔在外面,他却发火了:“神经病啊?这么大的冰雹你往外跑什么?”
时莜萱冻的上下嘴唇打颤,还在嘴硬:“我,我收被子。”
“你收被子?”
盛翰鈺觉得这女人平时看着挺聪明,现在脑子却像是进水一样。
他用手指外面:“这么大的冰雹你收被子?这里难道就只有两床被子吗?”
“嗯。”
时莜萱认真点点头,被他说着了。
盛翰鈺无语。
时莜萱洗过热水澡换上干衣服,走出房间,桌上放一杯热气腾腾的姜糖水,冒着冉冉热气。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