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0章

盛翰鈺意识到不对劲,从书房出来走到厨房,俩人目光相对的刹那,女人立刻惊叫:“啊——怎么有人啊?”
他面色冰冷,沉声道:“你是谁,你怎么有房间钥匙的?”
女人有四十多岁,穿着家政公司制服,其实不用问他也知道误会了。
白高兴一场。
果然,女人磕磕巴巴道:“我,我是保洁公司王阿姨,我,我给您收拾卫生好几年了,还是第一次见到您本人呢。”
“嗯,你继续干活吧。”
空欢喜一场,不过没关系,五年都等了,也不差再等几天。
王阿姨手脚利索,很快就给脏乱的公寓收拾的整洁干净,只是话太多,让盛翰鈺耳边没个清静。
“您在外面还有别的房子吧?”
“嗯。”
“您平时住哪里啊,您太太干什么的呀,这房子您们不住是准备投资还是给父母住啊……”
盛翰鈺皱眉,然后走进房间关上门,给絮叨声关在外面。
百十平的房子没用多久就收拾完了,王阿姨刚走没多久门铃就响了:“叮咚!”
他蹑手蹑脚走到门边,刚要透过猫眼看外面人是谁,外面却已经喊上了:“大哥开门,我是泽融啊。”
门开了,盛翰鈺给盛泽融拽进来,门刚关上就开始发火:“你怎么找到这的,是谁给你的地址?”
盛泽融不明所以:“你保镖啊,怎么了?”
“出去,以后不要到这来了,有事电话联系。”
说完就往外赶人,盛泽融好不容易才找到这,才不会轻易离开。
他手扒着门框就不走:“哎,哎,大哥你走火入魔了是不是?不是都证明简宜宁合伙人是别人了吗?你怎么还守在这啊?”
“那女人认识怡心,怡心会到这来。”盛翰鈺言简意赅。
不过盛泽融不信,口口声声都是让他醒醒,还说那女人说谎,是骗他的,简怡心五年前就死了不可能起死回生……
这要是别人说这样的话,盛翰鈺早就翻脸了。
但这话是盛泽融说的,话虽然不好听很刺耳,却是真心为他好,也是在他最困难的时候真心实意帮助他重新振作起来的人。
盛泽融是他兄弟,是盛家现在除了爷爷唯一能给他温暖的人!
但也没耽误盛翰鈺给他赶出去:“出去,以后别来了。”
大哥油盐不进,一向温和的盛泽融都忿忿然起来。
气的边走边嘟囔:“独裁,榆木疙瘩,脑子里进水了……”他太气愤,连盛誉凯跟在自己后面都没发现。
云哲浩打来电话,问效果怎么样?
那家伙一副幸灾乐祸的语气,摆明知道结果看他笑话。
盛泽融没好气道:“效果能怎么样?我被大哥赶出来了,也不知道被那女人惯了什么迷魂药,非相信怡心姐还活着,一定要在这等她来……”
“房子名是简怡心,简怡心就一定会来吗?浩哥你说我大哥是不是需要看精神科?”
他只顾发牢骚,却不知道说的话全被身后盛誉凯偷听去了。
盛誉凯最近被一名十八线小演员迷上了,小演员住在这栋小区里,他和那女的鬼混三天才出门,结果出门就见到弟弟忿忿然从单元楼出来。
出于好奇,他悄悄跟在后面,偷听到内容却让他心惊不已!
简怡心是不是活着他没兴趣,他心惊的是盛翰鈺还对简怡心念念不忘。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