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9章

聊了半天,原来最好的厨子指的是她自己。
时莜萱很喜欢这样的家庭氛围,对简宜宁羡慕的不得了,羡慕他有一对很好的父母。
在简家吃过饭,时莜萱要回去了。
简宜宁要送她,她拒绝:“不用,你车借我,我自己开回去就行,你留在家里陪伯父伯母说说话。”
“我先送你回去,然后再回来陪他们是一样的。”
简宜宁一再坚持,时莜萱就是不用。
最后时莜萱提出折中办法——请简家派个司机送她回去!
回到别墅,时莜萱连澡都没洗,一头扑在床上就睡着了。
……
盛翰鈺在公寓已经住了一星期。
一星期没出门,所有的事情都是通过电话联系,每天白天保镖准时给生活用品和一天内的吃食送进来,垃圾拎出去,除此外盛翰鈺不见任何人!
银座大厦顶层办公室。
云哲浩指着自己脑袋问盛泽融:“你大哥是不这出现问题了?不是都见过那个神秘的合伙人了吗,怎么还非说简怡心活着?”
盛泽融推推鼻梁上架着的眼镜,一脸无奈:“你问我,我问谁去?我要是知道原因就好了,现在他躲在小公寓里不出来也不见人,所有的事情都推给我俩做……我也不懂啊。”
“这么着,浩哥您能者多劳,弟弟我先撤了!”
盛泽融要开溜,云哲浩才不会让他得偿所愿。
一把薅着脖领又给拽回来:“哪去啊?今天下午的会议你主持,我歇歇儿。”
“浩哥您饶了我,我哪有这本事,弄砸了就我大哥得生吃活剥了我,我可来不了。”
与其说怕被惩罚,还不如说他怕麻烦。
盛泽融从不插手公司业务,只分红不干活!
盛翰鈺给自己关起来,他俩就苦不堪言。
“来不了也得来,谁也不是一上来就会,不懂就学嘛,多主持两次自然就会了。”
他躲不过,就主动想别的主意:“浩哥,要不我们去公寓给大哥请回来?”
“要去你自己去。”云哲浩知道盛翰鈺脾气,只怕去了也没用,还会发一通脾气。
盛泽融想想觉得可以:“自己去就自己去,但我去找大哥,下午的会议……”
“我主持。”云哲浩爽快接过来。
“好嘞。”
盛翰鈺吃过午饭,在跑步机上挥汗如雨,面前的平板上是这个月的工作报表,工作锻炼两不误。
门口传来钥匙转动门锁的轻微响动。
是怡心吧?
他心跳加快,立刻关掉跑步机,想到门口迎接。
又怕怡心见到他一点心里准备都没有,吓到她就不好了。
于是转身躲进书房里。
门开了,门口传来悉悉邃邃的声音,好像是什么东西放在地板上,东西还不少。
紧接着关门,换鞋的声音,然后洗手间就传出水龙头“哗哗”放水声。
水声停止,脚步声去了厨房。
脚步声音不对,怡心走路很轻盈的,这人的脚步声却很重。
厨房的水龙头被打开了,“哗哗”水声重新传过来,还有盘子碗的碰撞声。
不对啊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