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5章

“给您二老和简先生添麻烦了,对不起!”
时雨珂说完哭着跑出去,好像是说清楚了——她自己承认不是女朋友,是说谎!
但又显得特别情非得已,咬着嘴唇很委屈的样子,从影子进来她就开始哭,活脱脱一副被抛弃的可怜样。
就连简父简母都觉得她好像真有苦衷,说不定就是儿子在外面惹下的桃花债。
简父给儿子拽在一边,低声问:“怎么回事,你跟她真没事?”
“真没事,爸爸,我是您儿子,您相信我还是相信那女人?”
他当然愿意相信自己儿子。
“行了,既然已经解释清楚,那我也该走了。”时莜萱对简家父母解释:“伯父伯母,您们放心我不是阿宁女朋友,我是他合伙人也是好朋友。”
“刚才在路上被阿宁临时被抓包过来救急的,现在既然时雨珂走了,我也要回去了。”
几分钟前儿子还有两个“女朋友”,转眼的功夫就都否认,一个真的也不是。
简家父母虽然见多识广,也没见过这种情况,有点懵。
还是简夫人反应快,一把抓住影子,这次热情许多:“既然来了别急着走,中午在这吃饭吧,尝尝伯母的手艺。”
时莜萱正要谢绝,“咣!”
大门被撞开,守大门的佣人慌忙闯进来:“老爷夫人不好了,刚才从家里跑出去那女的跳河了!”
大家马上往外面跑,距离简家不远有条河,等他们赶到河边的时候,时雨珂已经被先发现的佣人救上来,还在哭着喊着的寻死觅活。
“松开我,你们不要管我,让我死了算了……”
“我不要活了,呜呜呜!”
她浑身湿漉漉的,头上还在往下滴着水。
三月的江州天气并不热,冷风嗖嗖吹过,很快时雨珂嘴唇就冻的青紫,浑身不停的颤抖,模样十分可怜。
“快,快送回家。”简父喊了声,佣人再去扶,时雨珂才没反对,顺理成章又进了简家大门。
她要是在自家门口有个三长两短,那就浑身是嘴都说不清了。
简夫人骂儿子:“臭小子,你还敢说跟她没关系?没关系人家就为你要死要活了?”
“妈——”
简宜宁急的直跺脚:“我跟她真是清清白白,一点关系都没有,谁知道她抽什么疯啊?”
时莜萱见这样也不能走,她得看时雨珂又要弄什么幺蛾子。
时雨珂被送到客房洗热水澡,简夫人安排得力的佣人伺候她,名为伺候,实际上是监视,怕她在家里再寻短见。
洗过澡后,简夫人让人拿自己没上过身的新衣服给她换上,让佣人又是姜糖水又是热粥热菜送进去。
寻死后的待遇和之前是一个天上,一个地下!
简宜宁气的在客厅里直转圈,嘴里骂骂咧咧:“这女的有病,病的还不轻,我好心帮她,她还赖上我了……爸,马上让人给她送走,送回她自己家去。”
影子和盛翰鈺说的真对,这女人不是好东西,可惜才发现。
简父见过大风浪的人现在也是一筹莫展,他瞪儿子一眼:“说的轻巧,不安抚住直接送她家去?她一个人不够再加上她爸妈一起闹,咱家还要不要有安静日子过了?”
“伯父说的对,这时候确实不能送走。”影子道。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