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4章

他道:“影子没有你贱。”
……
这天没法好好聊下去了。
时雨珂从来没有被男人这样直白的贬低过,从小到大她一直都是男人们追捧的对象,但这两天却连连被拒,而且拒她的男人还都是因为那个丑女人!
她嫉妒的眼睛都红了,在心里骂影子:丑八怪不贱,她是茅坑的石头又臭又硬,你们都是瞎子才看上她!
心里气的要命,时雨珂脸上却不表露出来,端起酒杯在盛翰鈺的酒杯上轻轻碰下:“盛先生,祝我生日快乐!”
“生日快乐。”盛翰鈺端起酒杯轻轻抿一口:“现在你可以说了,影子在哪,她是谁?”
女人没回答,却一仰脖给杯中红酒干掉,然后晃动着空酒杯,提醒:“我都干了哦,你也要喝干净才行。”
盛翰鈺不想跟她废话,于是一仰脖也给杯中酒干掉!
时雨珂眼神迷离,身体前倾娇嗔:“你就不好奇我是谁吗?从进来到现在你三句不离那女人,人家生气了啦!”
盛翰鈺眉头已经皱成疙瘩,这女人一再碰触他底线,在作死的边缘疯狂试探。
他突然出手,一把掐住伸过来白皙细长的脖子!
时雨珂千算万算也没算到这一手,脖子被掐住无法呼吸,牟然瞪圆双眼。
“松,松开!”
她艰难从嗓子里发出两个字,然后就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了。
盛翰鈺已经从桌对面绕过来,捏着时雨珂脖子给她抵在墙上,声音清冷平淡的就像是说天气:“我保证如果你今天死在这里,半点水花都掀不起来,信吗?”
时雨珂拼命挣扎,两只手使劲掰盛翰鈺手指头,无奈他手指像是铁钳一样根本动不了分毫!
呼吸越来越急促,她几乎快要喘不上气来了。
时雨珂现在开始后悔,后悔惹怒盛翰鈺,要真死在这里就完蛋了。
……
盛翰鈺并没有真想要她命,只是想吓唬吓唬她,让女人说真话而已。
他见女人面露悔色,正要松开手,面前的女人突然变了模样!
简怡心在他面前痛苦的五官扭曲,她被熊熊大火包围着。
“怡心?怡心是你吗?”
他急忙松开手,女人软绵绵跌进他怀里。
火势弱了许多,怀里的女人又变了模样,变成时莜萱的样子。
“时莜萱?这么长时间你都去哪了?我派了好多人找你都找不到!”
盛翰鈺说完就感觉不对劲,很不对劲。
他身体热的像是火烧一样,这团火是从心里烧出来的,面前的人一会儿变成简怡心的样子,一会儿变成时莜萱的样子,但陌生的香水味却在提醒怀里的女人谁都不是。
女人凑近他的唇,要吻他。
手指在他胸前滑动,像是有千万只蚂蚁在心里爬……
“滚开!”
最后一丝尚存的理智让盛翰鈺给扒在身上,像是八爪鱼一样的女人推开,在女人再次扑上来前拨出手下电话。
保镖踹门冲进来给他扶走,临出门的时候问房间里的女人怎么办?
“丢街上去。”
想算计他,就要承受算计他的代价!
……
盛翰鈺身上越来越热,他给衬衫撕扯开,保镖递过来一瓶冰矿泉水,他接过来猛灌几口剩下的从头浇下。
心里的火暂时下去了,头脑也清明了些,但盛翰鈺知道这只是暂时的,药劲太猛这点水根本不够用。
“大少爷,要不给您找个女人?”保镖建议。
盛翰鈺道:“不用,送我去公寓。”
“是。”
酒店距离公寓并不远,盛翰鈺到楼下的时候,时莜萱正在收拾东西。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